劉曉波追思會戰友哀慟

500人齊悼中國人權巨人「茉莉花」音樂響起 泣不成聲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美東 - 記者朱澤人/紐約報導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13日病逝,儘管海外激進民運人士曾對他非議不斷,15日一批「戰友」都來到紐約台灣會館為他舉行的追思大會,將現場擠得水洩不通。當劉曉波生前喜愛的「茉莉花」音樂響起時,台下聽眾更是泣不成聲,為這位中國人權巨人的殞落表達哀慟。

近500人齊聚台灣會館,由民運人士陳破空主持,以天安門母親的追思音頻、藏傳佛教僧人誦經,以及生前好友的詩詞朗誦來悼念。與劉曉波自小來往的李學國指出,他們倆都是吉林省長春人,跟劉的弟弟是同班。他指出,劉曉波其實不是好學生,「不循規蹈矩,不喜歡聽的課就不上」,沒想過六四事件發生時,此特立獨行的老友會成為「天安門廣場四君子」。在此之後,原在雜誌社當記者的李學國受到嚴懲,只能到廣東深圳謀生,之後移民來美當醫師。 李學國感慨說,「我與劉曉波生日只差一天,距離實在差太多,我還在做醫生謀生,他已經變成豐碑。我內心充滿苦悶與徬徨,做醫生只能醫幾個人的身體疾病,沒辦法治中國十幾億人愚昧的病症」。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說,劉曉波跟香港出版界關係最密切,「1988年,我寫一篇『文壇黑馬劉曉波』,訪問結束後,我問他什麼條件下中國能實現自由民主,他說『300年殖民地』,因為看到香港經過100年英國殖民變化,還說自己就是挖祖墳的不肖子孫」。金鐘說,很多人給劉戴帽子,說他是賣國主義,加上劉寫的「混世魔王毛澤東」,被批是反共、反人民的重磅炸彈。不過,金鐘表示,劉從憤青變成思想家與民主運動領導人,在「零八憲章」起草時,很謙卑接受朋友意見,加入開放報禁與黨禁等內容。「我們本來期待他出獄,再度扮演領導角色」,如今夢想破碎,金鐘以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總理亞歷山大被蘇軍武力罷黜後喊出的話來悼念劉:「你可以摧毀花朵,但你不能阻止春天到來。」前八九民運人士王軍濤說,劉曉波本來是 文學狂人,傲視所有文學家與思想家,而且一般人渴望的家庭幸福也都想要。最後劉犧牲小我的追求,忍受屈辱與辱罵,把各派反對運動協調為「零八憲章」,贏得愈來愈多人認可,「劉曉波走了,他還沒獲得自由,在中國傳播他的思想要付出很大代價,代表我們國家的苦難」。前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表示,對紀念劉曉波有八項建議,呼籲熱愛自由的海外華人一同致信民選官推動。這八項包括國會立法把國會大廈前的路改名為劉曉波路;在紐約設衣冠塚;援救劉霞;促立法讓迫害劉曉波與劉霞的中國官員不得入美;推動美國各市將7月13日定為劉曉波日;建立真相調查委員會;「零八憲章」擴大連署;推動諾貝爾和平獎頒給還在中國爭取自由者。「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劉曉波的離世應讓世人警惕,西方國家因被中國的經濟牽制,在劉曉波被迫害至死後都保持緘默,「這是西方民主的倒退,時代的倒退」。他以給劉曉波頒諾貝爾和平獎的挪威為例,頒獎後遭中國政府以經濟逼迫妥協,「這不只是中國人權的問題,而是影響到全世界 的民主發展」。哥倫比亞大教授黎安友書面聲明指出,中國將勢力伸到海外,以經濟力量控制美國大學、審查電影劇本,對歐美言論自由產生危險。從中國政府對待劉曉波方式,更顯示中共政權的脆弱,不擇一切手段壓迫異議人士,不讓中國公民趁機反抗,唯有保護劉曉波留下的典範,正義才永遠不會被忘掉。資深媒體人魏碧洲感謝台灣會館在極短時間內協助籌備追悼會,「拋開統獨立場不談,台灣會館是爭民主、捍衛自由的堡壘」。他指出,「零八憲章」的19點主張在台灣都實現了,絕不是中國大陸政府所說,不適合中國人,「為何在台灣的中國人可以享受這樣的自由,在大陸就必須要入文字獄?」其他出席者包括達賴喇嘛駐北美代表處代表邊巴次仁、紐約新澤西西藏人協會主席羅布次仁、世界維吾爾人權協會代表Nicole Morgret、「零八憲章」首批連署人徐友漁、「紀念當代中國」主編程曉農、前八九民運領袖項小吉與工運領袖呂京華、台灣會館理事長方秀蓉、台灣民主運動推手洪哲勝。

紐約各界15日在法拉盛台灣會館舉行劉曉波追悼會,王丹(右圖左二)、胡平(左四)、陳破空(左六)等近500人參加。下圖為前民運人士呂京花(前排左三)悲傷拭淚,「零八憲章」首批連署人徐有漁(左二)等備感哀傷。

(記者許振輝/攝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