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的留學生,都成為情報人員的吊餌,沒有一個放過。他們在情話中找機關,無限解讀。長髮自成流,小曼的頭髮漸漸長到肩頭。那年頭女孩流行留一頭披肩長髮,從高中畢業那一刻開始留,經過一個漫長夏天,剛好長到肩上,於是就有小女人的味道。像她這樣大學前就被定下來,班上也有一兩個,都是長髮飄飄。小曼自覺被定型,立刻去剪了沙崗頭。那時她正在讀沙崗的小說《日安憂鬱》,

那充滿靈氣的臉是否預兆著不平靜的一生?然她的日子過得安靜又富於節奏,就像一本書,一頁、一頁翻過去。前兩年高準念得很拚,功課很好,眼看課快修完,爆發釣魚台事件。留美學生幾乎不念書,都在搞活動,當時康乃爾大學是活動的重鎮。高準起初為了遵守承諾,盡量不涉入,只是看了許多政治歷史書籍,還有當時活動發行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