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千島湖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曉田圖 陳佳蕙

多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們駕車從紐約市區出發,至水牛城入境加拿大,經尼加拉瀑布、多倫多、魁北克,至千島大橋,入境美國紐約州,經千島湖、喬治湖、白山,然後回到紐約家中。整個行程讓我印象最深、至今難忘的,就是美加邊界上,位於安大略湖和聖勞倫斯河交匯處的千島,俗稱千島湖。千島湖其實並不是湖,它是由一千八百六十四座大小不一的島嶼,如星羅棋布般散落在聖勞倫斯河上而得名的。河的北岸屬於加拿大安大略省,南岸屬於美國紐約州。眾多的島嶼大到四十平方哩,小到只有幾平方米,僅一棵小樹相伴,猶如一葉浮萍。我們坐遊船觀賞千島湖上既文雅又浩瀚的湖光山色,湖面上顯得格外寧靜、深邃,時而狹窄,沒有漣漪和波紋,時而遼闊,但依然波光瀲灩。有的島上只有一棟簡易小屋和一棵茂盛的綠樹,我頓時覺得,如果能擁有這樣一個小島,每天看著滿目的青山綠水,聽著滿耳的風聲水聲,過著絕緣於塵世的簡單生活,即便慢慢老去,亦堪稱人生無憾。也有些大島擁有雄偉的十九世紀英倫風味古堡莊園。尤其是伯特城堡所在的島,它是千島湖中最著名的一個,就像走進了《簡愛》中的桑菲爾德莊園,同時它也記錄了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十九世紀末,貧窮的喬治伯特從德國來到美國,從旅館清潔工做起,一步步做到大酒店的總經理,繼而自己也開起了酒店,越做越大,成為紐約頂級大富豪之一。一九○○年,喬治買下了千島湖心形小島,並開始建造一座萊茵式的城堡,準備作為禮物送給他深愛的妻子。四年後,當整個工程將進入尾聲時,喬 治突然宣告停工,因為他的愛妻不幸因急病去世。癡情的喬治傷心過度,再也沒有踏上這個愛心小島,始終未完工的城堡成了永遠送不出去的禮物。一九七七年,伯特家族將這座城堡以一美元的價格,象徵性地賣給了紐約州政府,州政府即刻向公眾開放。為了尊重喬治的遺願,將永久保留那些未曾完工的房間,作為對伯特夫婦永恆愛情的見證。還有一座相當有趣的小島,叫查維康島。據傳當時美國通用汽車公司的總裁,託人在千島湖的美國境內買一個無名小島,因為此島實在太小,僅二、三十平方米,不能蓋房子。於是,他買下相鄰三百平方米的查維康島,並在島上建了豪華的度假屋,還造了一座全長僅九點七五米的小橋。由於查維康島是屬於加拿大境內的,所以這座橋成了全世界最短的跨國橋。現在該橋的護欄上有三國國旗,橋的兩頭是美加國旗,中間是義大利國旗,因為現在的島主是義大利人。遊船穿行在島嶼間,藍天白雲下的島嶼被綠色覆蓋,島上大多數建築都是年代久遠的古典風格,有的小屋紅瓦頂點綴在綠色中間,別有一番情趣。處處風光旖旎,閉上眼睛,彷彿置身人間天堂,陶醉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中。 個月,就租好房子讓哥嫂們搬出。但這些家人無不有怨言,說是美貞到美國幾年,就變得沒人情味,住幾天就讓他們搬走。美貞的妹妹、妹夫原先在國內擺攤,最常吵著要來美發財。來時都四十多歲了,妹夫到餐館打雜,美貞建議妹妹學她做護理,妹妹說不願做保母。兩個多月後,美貞剛要為他們租房子,妹妹、妹夫丟下句「美國有什麼好,搞不好國內擺攤賺得多。」回國內做他們的小生意去了。美貞的哥嫂已過六十,在國內已辦好低保,嫂嫂來美做了一段時間護理,哥哥只能閒著,每天怨天怨人。一年後,哥嫂也打道回府,說是以後八抬大轎來抬,也不來美國了。美貞想,當初是你們三天兩頭地催我辦移民,早知今日啊。美貞的姊夫在國內是電焊工,來美後, 美貞和先生好說歹說,讓姊夫跟先生做裝修。裝修的活多且累,姊夫常說美貞的丈夫身為包工頭,也不多照顧他。可美貞的先生說,這裡是美國,有工可做就要盡力。做了一年多,美貞的姊姊、姊夫說是回國探親,去了兩個多月後告知美貞,不返美了。原來姊夫的原單位念他的焊工手藝好,加了工錢請他回來。美貞姊夫逢人談起美國生活,都說美國生活有什麼好,賺的不比國內多,下了班又累又孤悶,哪像國內喝口酒、打個麻將,都會有伴。美貞沒辦法,只得代姊姊、姊夫退房,還墊了三個月房租,讓丈夫抱怨不迭。她也納悶,十幾年前他們可是幾天一信,每月打幾次電話地催辦移民。可如今啊,美貞只知道,她心裡輕鬆,但又感到孤單。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