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味茶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陳金茂

「四味茶給你泡好,擱在飯桌上了。我要去超市買些東西,十點左右,你要記得喝呀!」星期天,我正在手機上埋頭寫作,耳畔傳來老伴的叮囑聲。我沒有停下,只是抬起頭,朝著外屋應了聲:「知道了!」老伴的腳步聲漸漸遠去,為了到點不忘喝四味茶,我開啟了手機的定時功能。說實話,平時對老伴的話,我並非「照單全收」,唯有這件事,我是奉為「聖旨」,不敢絲毫違逆。自從胃癌動了全切手術後,我的消化系統便受重創,十多年來,體質一直都十分虛弱,連三伏天都還要穿著秋衣秋褲。老伴見我這樣很是憂心,到處求醫問藥。有一天,她從微信上看到一個老中醫介紹的四味茶,覺得很適合我日常飲用,便開始動手泡製。所謂的「四味茶」,是以紅棗、枸杞、桂圓肉和菊花為材料,洗淨後將其一一放進保溫杯中,用滾開水沖泡,旋緊蓋子,擱置兩小時後飲用。剛開始喝一段時間,沒有什麼感覺,我猶疑地看著老伴,「這四味茶,到底有沒有用呀?」老伴瞪了我一眼,反嗆:「你以為你喝的是天上的靈芝草,一喝便能起死回生呀?俗話說得好:『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調理身體也一樣,不能心太急。」我還能說什麼,繼續喝唄!日子一天天地過,我也一天天地喝,就這樣喝了八個月。有一天,我和老伴照例到康樂老人活動中心去,遇見一個剛從大陸返美的老會員,她端詳我良久,驚訝地嚷道:「哇!多時不見,你臉上的氣色好多了。」自動手術起,少有人誇我的「氣色」,經她這麼一說,老伴似乎特別欣慰。回到家裡,我興致勃勃地直往鏡子前湊,左瞧瞧,右看看。嘿,還真是那麼一回事,不但臉色紅潤多了,頭上的白髮也泛出了微微的黑意。我細作回想,在這之前,我發覺自己的睡眠有了些微的改善,原本每晚都要靠安眠藥幫助入睡,現在不用了,並且一覺到天亮。睡好了,對提高身體免疫力、改善體質大有好處。看來,這四味茶還得繼續喝下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