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蕾的紅寶石婚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圖 莊蕙文■劉水荷

波蕾是我以前住在眷村時的鄰居,也是我兒時的玩伴,人很風趣,個性也很隨和。我這次回台灣,她一如既往邀約我和幾位朋友去她家聚會,原來這次正好碰上他們夫妻正準備慶祝四十周年的紅寶石婚,我當然順理成章,很自然地成為座上客。記得當年波蕾媽媽的一位朋友,為波蕾介紹了一個男士,第一次約會安排在台中的鑽石樓餐廳吃午餐。雙方見面,經過正式介紹後,介紹人就藉口有事先行離去。兩位年輕人各自點了一份餐,主菜剛吃了幾口,男士建 笑著向我招手。我接了他的單,等廚房做好,打包好,給他送到車裡去。每次他見到我,都高興地抓住我的手搖一搖。他是個開朗樂觀的人,和鄰居同事有良好的互動,經常和他一起來吃飯的,還有幾位退休的老大姐。有一次湯姆開心地告訴我,他又墜入情網了!減肥之後,他遇見中學的「甜心」,重新戀愛,生活真是美好。當時我就想,美國人活得真是率真自然,六十多歲的人,戀愛起來還像小孩子。可見精神層面的需求,才是生命質量的保證,肥胖不足以讓一個內心豐富的人感到自卑。不知過了多久,湯姆消失了,偶爾我會想起他艱難挪動的身體,底氣十足的 議,可否交換一下,換換口味如何?餐後,這位先生問波蕾的意見,波蕾說還可以,而這位男士居然說:「哦!那還好,我點的那份餐,味道有些奇怪,好像有點餿掉的感覺,我以為壞掉了。既然你說還可以,可能是我有些敏感吧。」她回來後,把這件事當笑話講給大家聽,而我們並不覺得有什麼好笑,甚至還有些擔心。不過,他們兩人居然結婚了,跌破了許多人的眼鏡,可見我們是庸人自擾罷了!既然結婚了,外人當然只有祝福他們幸福快樂。可是沒想到才結婚生子兩年不到,她先生竟然要離婚,原因是個性不合。波蕾基本上不反對,願意放棄一切,唯一的要求是帶兒子一起離開。她先生當然不同意,僵持不下,這時波蕾提出了一個建議:兩人再生一個孩子,分手時,一人帶一個孩子,這樣問題不就解決了嗎?這個荒謬的主意連律師也驚呆了,沒想到波蕾的先生居然還同意了。這段當年被唱衰的婚姻,就是在這樣風風雨雨、吵吵鬧鬧,卻被波蕾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高度技巧化解之下,卻也有驚無險地安全抵達紅寶石婚。我祝福他們朝著金婚邁進! 洪亮聲音,還有他清秀的臉龐,明亮的眼睛。直到有一天,兩個大姐來告訴我,「湯姆走了……。」幾個星期之前,他死於心肺衰竭,是肥胖導致的後遺症,僅七十歲就回歸主神懷抱。我忽然想起最後一次見他,他由他的愛人陪伴,坐下來吃了一餐他最愛的飯。我記得他坐在靠門的桌邊,一反常態消磨了很久,慢慢吃著,慢慢看著,眼神時常追蹤著我的行動。只要我得空閒,就走過去和他聊幾句,好像有說不完的話。差不多坐了兩個小時,他才站起來告辭。我送他們到門口,臨行輕輕地擁抱,回來在桌上發現他留下的大額小費。想來那就是他來給我的告別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