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土

小連載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六)

「姆媽,外婆、外公伊拉啥辰光可以來啊?」涓涓經常問媽媽。媽媽只是摸摸涓涓茸茸的頭髮,不語。漸漸外公、外婆的信越來越少,有時幾個月都不見一封。媽媽寫信卻越發勤了,一個星期一封加急,臉上的神色愈來愈惶惑起來。兩年後的一天,涓涓放學回家,見媽媽正面色焦灼地坐在家中前花園那張綠色木長椅上。見到女兒,姆媽便急急招手讓她坐在身邊,悄聲問道:「涓涓呵,儂還記得上海外婆、外公伊拉的樓下頭,有一個彈鋼琴的姊姊伐?」「記得啊,是林姊姊呵。伊彈得鋼琴瞎好聽,林家哥哥長得交關好看格,林家姆媽人還老好哦。伊拉好伐?」「伊拉屋裡廂三個人一道開煤氣自殺了。」媽媽停頓一下,答道。彷彿受了重擊,涓涓呆呆地看著姆媽。猛然她抓住母親的手臂,急急問道:「格麼外公、外婆呢,伊拉哪能了?」「伊拉來信了,滿好額,沒事體,儂放心好了。」媽媽握著女兒的手,勉強笑著安慰道。「格麼伊拉幾辰光可以來香港呢?」「伊拉講最近國內老忙格,暫時恐怕來不了了。」媽媽委婉低語。「我要看外婆伊拉寫來的信。」「信裡廂也沒講其他的事體。外公、外婆只要儂好好讀書、聽話。」媽媽搖頭拒絕。涓涓知道,只要媽媽決定的事,求情是沒用的,只好垂頭默然。「走吧,去吃飯吧!」媽媽起身言道。母女倆手攙手一起走進屋。那夜涓涓長宵無眠。半啟的窗前,月光侵擾。銀白色的紗簾在微風中輕輕蕩起,隱約中彷彿可以看到林姊姊那張清清的圓臉,在月光中微微笑著,看著涓涓。舒緩溫柔的鋼琴聲似真亦幻,在空氣中飄蕩。林姊姊,你現在又在哪兒呢?涓涓在心裡默默地問。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