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思鄉憶麥收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卞長生(下)

此時,天空淅淅瀝瀝下起雨來了,老師喊大家到臨近機井房裡避雨,可是有的同學突然從機井房裡衝了出來,老師叫同學們趕快回來,「雨停了我們再割麥」。這些同學竟然說:「老師,我們不怕,我們要學《海燕》,『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這些同學被雨淋得渾身上下都濕透了,可還是張開雙臂在煙雨中往前衝去。同學們都笑了,老師可急了,大聲喊道:「我們學的是海燕勇敢的精神,不是讓你們真的像海燕一樣,在風雨中衝鋒,快回來吧!感冒了,要我怎麼和家長交代?」一會兒,雨就停下來了,我們接著割麥,畢竟是學生,體力有限,加上烈日高照,有些同學跟不上隊伍了,老師鼓勵大家說:「你們就再堅持一會兒,等生產隊大爺給我們送水來,我們就可以休息。」同學們有了盼頭,割麥勁頭又足了。我當時割麥進度落後,漸漸失去信心,可當我往麥壟盡頭看時,發現我同桌的同學割麥到壟頭,特地返回,正從我的那條麥壟盡頭幫著我割呢!我哪好意思讓別人那麼辛苦,只好趕緊加快割麥速度。此時,看到戴著草帽、挑著兩個水桶的生產隊大爺,正從田埂上朝向我們走來。我們圍攏過去,看到大爺還帶來好幾個用來舀水的白瓷茶缸,茶缸外面竟然寫著:「要鬥私批修」、「抓革命,促生產」、「將革命進行到底」、「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等當年最流行的口號。我拿了一個茶缸子舀水喝,發現竟然不是白開水,而是酸梅湯,口舌生津,沁人心脾,味道好極了,至今回味起來,還覺得嘴裡潤潤滑滑的。麥收時節又看到蜀葵,想起「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的詩句,花朵照常開,人卻漸漸老去,和我一起割麥的老師和同學如今都已進入遲暮之年,真想再年輕一回,再去割麥,可回不去了,時光不能逆轉,所以我們要珍惜現在,開心的過每一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