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三○)

她覺得虧欠兒子,有著滿腹的解釋與愧疚語言。真正面對面時,一句話也說不出,因而顯出慌亂的樣子。捷因此很怕來花店,母親專注地看著他,好像牽動全身的神經。注意兒子的一舉一動,深怕漏失臉上任何的表情與變化,這讓他緊張不安。其實他內心在想什麼,她都能抓個八、九分。而母親想什麼,他不敢說百分百,倒也透明如水。她戀愛時,一定也是如此百分百地看著情人,將自己化為烏有。他受不了這樣沉重的愛,多年來她用這樣的愛將自己囚禁,並囚禁他人。也許那個蒼白時代過於貧乏,以致愛成為主要內容,比監獄更像監獄。離開那棟監獄旁的房子後,他就決定中止那樣的愛,成為旁觀者,不受情愛主宰。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