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酸辣麵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圖 想樂

先生打電話告訴我,在我教書地方附近的一個中國超市,正在舉行美食展覽會,要我抽空去看看,他在那兒等我。我覺得蠻有趣的,就在放學後特別繞過去逛逛。沒想到周末假日,來這裡共襄盛舉、湊熱鬧的人還真不少,攤位很多,我和先生樂得每個攤位都去光顧,奇怪了,怎麼每一樣東西吃起來都特別好吃呢?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馬來西亞出產的乾拌麵,哇!真是噴香啊!令人垂涎三尺,它分大小包裝兩種,我和先生毫不遲疑選擇了大包裝。滿載而歸,第一件事就是把這速食乾拌麵藏起來,這可是犯了我們那就讀護理系女兒的戒啊!她堅決反對我們夫妻吃這種垃圾食物,因為其中過多的鈉,會害我們高血壓,所以想吃的時候,還得趁她不在家,偷偷摸摸地享受,然後再把所有包裝丟掉,免得留下痕跡還有餘味,又要讓這位養生小姐叨叨念念。天氣熱了,尤其是從健身房運動回家,就想喝一碗熱呼呼的湯或湯麵,這時這些速食麵就可發揮功用了。明明註明的是乾拌麵,可是我就愛用滾燙的水澆在其上,然後淋上辣油、醋,再加上一些黃瓜,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酸辣麵就誕生了,呼嚕呼嚕地喝下去,再加上開著空調的舒適空間,覺得人生挺愜意的。吃起酸辣麵,就特別想起母親,她一向是喜歡吃飯食,難得吃麵食的。可是一到感冒生病無力的時候,她總會下起麵條,然後再加上一點蔥花和許多辣油與醋調味,原來毫無胃口的她,吃起來可是津津有味了。媽媽每次都會多煮一小碗給我,要我嘗嘗。起初,我看到她吃得這麼起勁的樣子,也不禁躍躍欲試,我的天哪!又鹹、又酸、又辣,吃得滿頭大汗,嗆得頻頻咳嗽,我覺得毫無美味可言,從此敬謝不敏。可是很奇怪 ,母親吃了酸辣麵兩、三天後,又是一條好漢,進進出出地忙碌了,真是讓我不解,為什麼我看不起眼,食不知味的湯麵,她卻如此深得其中樂趣,而且好像是補充了大力丸一般,讓她恢復許多元氣。讀大學離家後手頭拮据,台北濛濛細雨下不停的冬天,冷得受不了,躲在被窩裡,連飯都不想出門去買,生力麵成為我們的主食,深深體會到它的方便和快速。來到美國,生活忙碌,有時實在累得很,草草一杯方便麵就可以打發。沒胃口的時候,我也學著媽媽放進許多的辣油和醋,再倒上滾滾的熱水,覺得還不錯,從此它也成為我生活中的必需品了。沒空和疲倦的時候,喝下一杯酸辣麵的湯水,在疲累之中好像也增加了許多元氣,我才漸漸體會著媽媽在病中渴望吃酸辣麵的原因。原來,他們在人生中已經歷了各種環境磨難,更能體會吃這些加了深深調味的食物,除了刺激他們的味蕾以外,似乎也代表了他們面對許多酸甜苦辣,已不以為意,所以吃來覺得更有味道。而我一昧的抗拒,乃是沒吃過多少的苦,許多艱難都是他們一肩扛過,我們是母雞羽翼呵護下的小雞,不知道外面世界的艱險,自然是吃不得一些異味的。原來熱騰騰的一碗酸辣麵,居然也包含了許多苦辣的刺激,他們是體會更深,更能品嘗這其中的韻味了。在那不富裕的時代,我們還是父母掌心中的天之驕子,依然被呵護得很完全,如今天涯走過,才識得人間甘苦,一碗重味的酸辣麵就別有一番滋味啦!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