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何森大哥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楊強

生老病死乃是人生的自然規律,誰也不能倖免。我二十多年好朋友何森大哥,步下他八十八年的人生舞台,我必須要送他最後一程,衷心祝福他一路走好。我們是同一個作家協會的文友,又同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人生背景,我雖然比他小十幾歲,但是他在國內的遭遇和我的父親完全相同。他們同是教師,同是出身不好,同是摘帽「右派」,同樣是在農場接受長期勞動改造。在那樣艱難困苦的歲月裡能活下來,應該是有多麼堅強的毅力、有多大憧憬未來的決心。每當我倆閒談起這些難忘的經歷,我從心底敬佩他,就因為有相同的時代背景,自然也有共同的語言與情感。我更敬佩他的是,在美國重新開始創業的 精神與毅力,他不但要養活全家,還要把兒子培養成人。何森大哥喜歡各種球類運動、游泳,特別是旅遊。他學的是電機工程,在美取得電腦博士學位,在大學教的也是電機工程;但一個道道地地幹理工科的工程師,卻強烈喜歡文學,勤奮不懈的寫作,實在難能可貴。他一口氣寫了十本書,是我們作家協會筆耕最勤奮的作家之一,他是我會的榮譽理事。讀者看了他的作品,來信是這樣盛讚他的:「素材獨特,條理清晰,描寫生動,感人至深,無論文章多長,都能吸引人一口氣讀完。」我經常被他的作品感動,他卻反過來讚揚我,表示要把我當作老師,向我學習。他出版的每本書都寫著「楊強兄嫂留念,何森敬贈,年月日」。他出版的十本書中,如果我沒有記錯,其 中有四本是他邀我作新書發表的講評人。他讓我最為感動和敬佩的是,他中風後行動不方便,仍然堅持寫完他的最後一本書「倩女幽魂」,這本書雖然不厚,但是故事非常的獨特感人,描述一個華僑家庭因為愛國回到久別的故鄉,卻被當地幹部迫害的家破人亡,這位在海外生長的大小姐只能依靠她的美色與智慧,報復那些喪心病狂的幹部,為她的父母報仇。那次在華僑文化中心新書發表會上,何森激動的差點摔倒,我一把扶住他,然後把手杖遞給他,他對我會心的笑了笑,這是我們倆最後一次面對面的交流。之後每次作協開會,都是我打電話通知他,大多數是他太太接的電話,何大嫂說他身體不太好,開會就告假不去了。我都祝願他保重身體,早日康復。這次追悼會上,我握著何大嫂的手,先自我介紹,希望她節哀順變,保重身體。她卻對我說:「楊強,我認識你,經常在世界日報上看到你的文章。」永別了,何森大哥!你給我們留下十本書,你不屈不撓的奮鬥精神,與你帶病還勤奮寫作的毅力,值得我們永遠學習。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