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人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副刊/數獨 - (寄自加州)

巢已空!原來鳥爸是在奏勝利的凱歌,有點像兒子考上高考第一志願那樣地躊躇滿志呢!鳥爸唱了好久才離開。在食物難找、強敵環伺的環境裡,能平安帶大三個孩子,確實是一件了不得的成就。當晚,四野靜寂,我不由得想念家雀們。今晚是鳥孩們在樹叢裡「露營」的第一天,沒有屋頂擋著露水寒風,牠們會是多麼地不慣呢。幾天過去,不見鳥兒們回巢。想來,幼鳥已經展翅高飛,去面對變化多端、危機四伏的大自然了。祝福牠們一路平安,並希望明年再見。

■吳亞靜

經過了漫長寒冷的冬季及涼寒的春季後,林肯市的初夏是溫暖且生氣蓬勃的。矗立在我們後院的那株水樺樹,個頭比屋子要高,嚴冬裡被凍得光禿禿的枝幹,等天氣稍稍轉暖,很短的幾天裡,就馬上覆蓋滿油綠的葉子。從繁茂的枝葉間,我看不出這株樹究竟藏了多少只鳥巢,也弄不清楚究竟有哪幾種鳥在這株樹定居了下來。我只能大概地觀察到有灰撲撲不甚起眼的斑鳩、挺著紅褐色肚子的北美知更鳥、頂著緋紅色頭羽的朱家雀、發亮藍頭的黑鸝鳥、還有鮮黃羽毛鑲黑框的金翅雀等鳥兒們,在那株水樺樹及陽台間忙碌地穿梭。我愛安靜地待在屋裡,伴著窗外流瀉而來各種鳥類的清脆鳴聲做著自己的事,偶爾側耳猜猜,正直著喉嚨啼叫的是哪一種鳥。我可以就這樣聽一整天也不會膩。一片和諧寧靜的氣氛突然被打破。玻璃窗驀地傳來幾聲短促的啪啪聲響。起初,丈夫和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