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神仙借房子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一一)章緣周芬伶

逛到廚房時,他把裡頭的大烤箱、洗碗機一個個打開來,當然還有雙門冰箱。廚房櫃子裡有碗麵、餅乾、堅果、巧克力各種零食,包裝上很多是洋文。這麼多吃的,要吃到猴年馬月?姚睿腦裡突然跳出個瘋狂的念頭……毛毛筆直坐在廚房地板,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盯著他,好像可以讀懂他的想法。或許牠是頭靈獸,或許牠可以幻化成人形。而他,或許也不只是姚睿,也有變化的神通。流理台上一個木頭盤子,是一整塊木頭切割成梨形,上面擺了串黃亮的香蕉。主人十天半個月不回來,這香蕉黑了、爛了,只能扔進垃圾桶。於是他伸手,取一根,慢慢剝皮,突然有什麼掃過他的腳,他唬地一抖,卻是毛毛在腳邊。你要吃嗎?他討好地把香蕉湊近,毛毛聞一聞,走開。他三兩口吃掉,又香又甜。他回到客廳,打開電視,等到快五點,帶毛毛再出去一趟。這回熟練多了,回來時警衛微笑對他點頭。當鑰匙再次「噠噠 」轉開門鎖時,那個瘋狂的念頭顯得不那麼瘋狂了。你看這狗多黏人,晚上有人陪著就不寂寞了……省得每天跑兩趟,省車錢、省時間……所有吃了的東西,都可以買來還的……所有弄亂、弄髒的地方,小姨都可以恢復原狀的……他決定睡在這個房子不走了。給小姨發了微信,小姨和小姨丈樂得找回夫妻生活,要親熱、要吵架,都不用避著他。於是給他卡裡打了三百塊錢,說:當心別弄壞了什麼,也別讓人知道。他把窗簾密密拉上,聽著樓上不時傳來「咚咚」逃命似的跑步聲,鋼琴練習曲,一串音階上去了、一串音階下來了,拿不定主意是上去還是下來。 前陣子有對情侶約在車站見面,不知何故,才上車沒多久就跳車自殺;也有在車上吵架的女同志,兩個一起跳車身亡。這種死法屍身都很慘,隊裡有很多人不敢去看。綠色覺得肉體死亡不算什麼,靈魂無所歸依及痛苦才是問題。她趕往死亡現場,人群包圍中,她已看到死者的靈魂在泣訴:「不是說死了就不痛苦了嗎?怎麼還是好痛、好痛!」「後悔也來不及了!再忍耐一下,過幾天就不痛苦了!」綠色一看就知,是為情而死的憂鬱症患者,年紀頂多二十出頭。「自殺後悔怎麼辦?其實我沒真的那麼想死!」「通常都會後悔的,不管是真想死或不想。」「真的?有點受騙的感覺,什麼死亡是最好的解脫!」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