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三五)

著金黃和棕色的髮絲。這一切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因為她艷麗的外表和在場參賽的女學生們截然不同。溫蒂像個乖巧的中學生,而我穿著過時的長裙和舊靴子,早上搽了口紅後,鏡子裡的映像又土又傻,我羞愧地馬上用衛生紙拭去。眼前的女孩簡直是另一種品種。當大多數的女孩對成熟女人的概念還一知半解時,這一些早熟的女孩已經領悟到了祕訣,脫繭而出,從青澀的毛毛蟲變成驕傲的花蝴蝶,俯身藐視下頭不起眼的同類。青春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而是一種帶著實驗心態、讓人期盼卻時常灰心的探險。我們躲在書本後頭,實驗室的漫漫長夜比在校園裡和別的女孩爭奇鬥艷容易多了。 「本來就是,死不能解決什麼的。有些沒解決的問題會一直留下來,有時一百年也解決不完。」「是啊!其實我不是自殺,是被害死的,你能幫我嗎?」說完身影漸漸淡去。「等等……」被害死的?那這是刑事命案,應該往上報告。但以她的陰陽眼用來辦案,上級會相信她嗎?畢竟她只是人微言輕的一線二女警。一直以來,她隱藏著自己的通靈能力,連男友捷也不知道。和他作愛時,她會靈魂出竅,浮在屋頂冷冷看著。他的嘴唇乾澀、面無表情,身體在上遠隔著她。三年了,一成不變的招式。有時她想,捷的腦袋跟身體是分開的,或者他只剩腦袋沒有身體,或者有身體沒有靈魂。他是所謂的網路小說家,專寫些科幻、武俠加歷史,一套二、三十冊的小說。只在租書店看得到,據說還有一兩萬的銷量。每天寫一萬字是正常,搞得又宅又胖。她從來不看他的小說,就像他從來不關心她想什麼。他們是在溜冰場認識的,冰宮中的愛情回到現實,像融化的冰雕。她是不是他眾多女友之一呢,她不想知道。像她這種人是不可能擁有真感情的,通靈者的致命傷就是感情,好像被鬼魂掏空,六親無緣。

(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