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一四)

「有問題隨時找我。周末如果不回倫敦,可到我家裡吃便飯。我母親是上海人,她燒的上海小菜是『一只鼎』的啦!」轉頭他對涓涓笑道。涓涓點頭應承。●涓涓並沒有想到,有一天她會真的踏足李先生家中。那是個初秋周末的下午,涓涓正窩在學院裡小圖書館長窗一角,低頭細細讀著沈復的《浮生六記》,是中英文對照版,由林語堂翻譯,民國二十八年在上海出版。上周末回倫敦姑母家,涓涓一眼看到這本擱放在起坐間咖啡圓桌上的墨綠布面老書。銀白色書名下是一款銀色插圖:一對年輕男女彷彿正身居希臘神界,一派雲淡風輕、陶然自在的模樣,宛如伊甸園中的亞當與夏娃。「是前段時間在周末跳蚤市場淘到的。」堂哥劍山輕描淡寫地言道。涓涓隨意翻閱到內頁中林語堂所寫的譯者序,見內中一段寫著:「芸,我想,是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她只是我們有時在朋友家中遇見的有風韻的麗人… …假使她生在英國,誰不願意陪她去參觀倫敦博物館,看她狂喜墜淚玩摩中世紀的彩金抄本?……她的一生,正可引用蘇東坡的詩句,說它是『事如春夢了無痕』。」「咦,寫的真有點意思。」涓涓笑著說。「自然,他是中英文大家,文字功底厚得不得了。」見小堂妹摩挲不捨的樣子,劍山知道她喜歡,便慨然將書送給了涓涓。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裡,涓涓隨身帶著《浮生六記》,只要稍有閒暇,便會拿出書來,慢慢對照著讀幾段,細細感受書中描述的生命境界。「咦,涓涓啊,在這裡讀什麼書呢?這樣入迷。」涓涓驀然抬頭,從兩排書架中走出的竟然是李先生。「是沈復的《浮生六記》。」涓涓略帶羞澀地微笑言道。「嗯,真是難得,現在還有年輕女孩子喜歡看這樣的書。」李先生讚許道。「這真是本好書。」涓涓停頓片刻,看到李先生鼓勵的微笑,便繼續言道:「我覺得像『芸』這樣一位慧質嫻靜的清雅女子,出現在幾百年前的中國,可以與她先生那樣才情溫文雋永的人相愛一生,實在難得。」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