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樹的檸檬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圖 江長芳

六月,前院飽含加州陽光的檸檬樹,結了一樹金黃的碩果,讓我這個長期在城市混凝土建築中生活的人滿心歡喜。往年女兒忙於工作,面對碩果,除了每天喝點檸檬汁,和拿檸檬水清潔房子外,最大量的處理便是不斷送給左鄰右里和同事了。今年夏天我們到來,白天送孫子上幼兒園後,有靈感時寫點東西,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不可以將這些美麗的果子變成美食美容的享受?進入檸檬的世界,發現它的用處多著呢。首先是鮮食,每天採摘一顆檸檬,切片泡水,功效解渴美容消暑。每天早晨,在晨曦中採摘沾著露水的果實,帶來的是一天的清爽伶俐。檸檬收穫這一段時間,我主廚的家庭夏日菜式,有意多選檸檬做調味佐料的,比如酸甜排骨及海鮮刺身等。酸甜排骨,用白醋加檸檬汁、生粉和糖製成醬汁打芡;刺身,在超市買回鮮蝦、鯖魚、魷魚等美味海鮮刺身,滴上新鮮自產的檸檬汁,吃來感覺尤佳。如果某些天收穫太大量,我則會將其榨汁置於冰箱製冰盒中,製成檸檬冰塊。檸檬由液態變成淺黃通透的方冰,可隨時夾一塊加蜜、加冰水,兌成一杯冰鎮檸檬蜜,滿足感不言而喻。檸檬冰已夠多了,當又有一批果實成 熟時,我開始按計畫生曬檸檬乾,以儲備非檸檬季之用。將採下的檸檬用利刀切片,放置在一個一簸箕中晾曬,加州的陽光世界著名,放在花園中成了一景,曬四到五天,基本乾得差不多了,檸檬的醇香氣味從乾片中透出,是另一種誘人的味道。最花功夫的要算做檸檬醬了,但樂趣也最大,摘檸檬,清洗,分離果肉與果皮,切除皮 桌。當時我見了這張書桌,把上海往事全部勾起。我記得大姊永遠霸著這張書桌做功課,這書桌分上下兩層,桌面下中間一個大抽屜,兩邊各有四個小抽屜。左右兩邊都可以抽出一塊板,當時奶媽抱了小弟弟下來,就坐在板上同大姊玩一會。桌子上層還有許多抽屜,像鋼琴一樣上下兩層,也像鋼琴一樣可以拉下遮板全部蓋住,而美國這張大書桌,又比上海的書桌多出一排十二個小抽屜,上層共有二十八個抽屜加十一個空間,全書桌有暗屜三、四處。我當時便下了決心要買下這張書桌,儘管它的四位數並不是一張書桌正常的價位,可這是一張如此特殊的書桌,至少把我的童年銜接起來了。我擁有這張桌子後,上面換過無數的擺飾。曾經放過孫女許多照片,還有兩個兒子同愛犬的合影,也曾放過一棵祖母綠寶石樹,永遠陪著我的兩件鈞瓷方樽,一個由黃花梨木雕成的大筆筒,那是我珍愛的幾件文具。當然那十六字「知足常樂、助人為樂、苦中作樂、自得其樂」,父親的手跡,便是我的座右銘。我離不開的電腦及印表機整天在運作中,我喜歡用有托盤的茶杯喝下午茶,盤子 與肉中間的白色部分,果皮切條焯水,再與果肉攪拌成醬,加糖、麵粉,在慢火中攪拌煮成膠醬,然後晾涼,同時將洗淨消毒的玻璃瓶晾乾,裝瓶,檸檬醬便大功告成了。整個過程好像在創作一件藝術品。檸檬季這段時間,我們忙碌而充實,更重要的是,檸檬給我帶來了創造的愉悅,瑣碎的生活不但多了姿彩,更多了滋味。 邊上正可放一片點心,但在我的書桌上,我常用大號的陶窯茶杯,愛聞那大杯中濃濃的茶葉香味。丈夫總是走來悄悄拉開那塊板,放上一碟水果,問我寫了什麼?但他從來不讀我的文章。他替我在桌上放了一個小鐘,提醒我時間已無情地走到明天去了。就在這朝朝暮暮中,我覺得生命正漸漸走向空靈,任何身外之物都已經沒有必須擁有的意義,倒是這張書桌,有一具電腦陪伴著我,呼應四面八方,夠了。即使只有幾個朋友常來常往,夠了,只要坐到書桌前,方覺人生處處都是盎然的生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