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一六)

灰藍色木門兩旁,一對式樣古樸的風燈已然亮起,昏黃溫暖,隱隱是心中家的感覺。李先生引著涓涓轉到後院。清淨碧綠的後花園草地一角,葉色依然碧青的紫藤纏繞著白色涼亭,攀援直上去到木條搭成的圓塔頂,又絲絲縷縷垂落而下。亭子不遠處放置著一架白色木鞦韆,旁邊伴著兩株枝葉茂盛碧綠的丁香樹,很甜美可愛的樣子,誘惑人上前去悠悠蕩起,如此方才不辜負。看著涓涓定定瞧著木鞦韆的樣子,李先生不禁好笑起來:「想去蕩一蕩,便去啊!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涓涓聞言,搖搖頭,粲然一笑,孩子般單純的容顏中現出一抹嫵媚嬌柔的神態。李先生面色一呆,心中有抽搐般些微的痛。真是像極了她呵!李家姆媽應該有六十歲左右吧!個子嬌小,雪白齊耳的短髮,文靜白皙的臉上洋溢著輕鬆暖人的笑靨,語聲溫柔親切。 看到纖纖秀麗的涓涓,她臉上的表情稍稍凝滯一刻,抬眼望了一下兒子,臉上顯出些許愛惜了解的神情。屋內那間小小維多利亞風格的起坐間裡,潔淨無塵,寬寬的老松木地板上鋪著一塊舊舊的波斯地毯,花紋典雅古樸。灰藍色的牆壁上,隨意錯落懸掛著幾張小幅油畫與中國水墨畫條幅,都是年深日久的模樣。看到涓涓細細端詳牆上的畫作,李先生笑著說道:「你別看這些小畫,也算是外公、外婆送給姆媽嫁妝的一部分。1948年我從聖約翰畢業後,我們一家三口便從上海萬里迢迢來英國。可以一路帶過來的也只有一些細軟小物件,其他的只能丟下。」「那其他的那些東西呢?」「自然是沒了。外公、外婆1950年代中期就走了,爺爺、奶奶走得更早。親戚們也早已四散,都很久沒聯繫了。」李先生淡淡答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