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神仙借房子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一三)

只有她能理解,變成另一個人,擁有不曾擁有的能力和裝備,是多麼神奇。他穿上漢斯的衣衫,穿衣鏡裡出現一個特別帥氣的年輕人,於是發給小雞一張自拍。小雞熱情邀約見面。他想到那個可以走進去的漂亮衣櫥,那一小格、一小格的乳罩、內褲,薄紗鏤花黑色和紫色,隱約的一股幽香,便約她來這裡見面。他從容離開這個房子、這個社區,在麵包店買了從沒嘗過的羊角麵包和柚子茶,坐在戶外看來往行人。他感到自己是那麼氣場強大,這才了解,過去別人看他的眼光有多麼輕蔑。他在廚房發現一個冰櫃裡全是酒,白的、紅的,寫著看不懂的洋文。有的瓶蓋機關巧妙,怎麼也旋不開,但最後終於有一瓶紅酒被旋開來。他對嘴灌了一口,酸甜苦澀混雜的滋味,沒有啤酒涼冽順口。 他拿了牛肉乾,躺靠在沙發上。紅酒佐牛肉乾,看仙俠片,毛毛溫順趴在跟前。喝了大半瓶,感覺酒意有點上頭了。毛毛突然「嗚嗚」哭了,衝到門口抓門,終是按捺不住,「汪汪」叫了起來。門鎖這時轉動了,「噠噠」兩聲,門慢慢開了。血液沖上腦門,嘴裡的紅酒噴出如血,滴滴灑在白沙發上。他緊握住酒瓶,準備奮力一擊,不管來者是誰,都是不速之客、都是闖入者。說好十天半個月的,他還沒打算讓這一切結束,他還要繼續,誰也不准阻攔!進來的是一個瘦高的男子,三角臉、蒜頭鼻、小眼睛,跟他一樣吃驚。「你是誰?」「我,我是來照顧毛毛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