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周芬伶

通常寄賣的動機很簡單:缺錢、太多用不著、捨不得用或者分手之後的訂情物,統統會集中到這地方來。它們都有棄婦的神情,然而眼前的香奈兒包卻是繁華過後的感傷。綠色說:「這種包新的就要十幾萬二十萬,放著還會增值,為什麼要拋售?現在景氣不好,賣不到好價錢。」「這是我滿二十歲的生日禮物,我媽帶我去挑的。她是個很有品味的女人,今年春天她過世了。」「是乳癌吧?」女孩盯著綠色的臉看很久,臉孔抽動了一下,感覺激怒了她。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因為我也是乳癌患者啊!對這種癌特別敏感。如果遺傳性的好發於三十歲左右,另一個高峰是四十五到五十,你母親應該未滿五十。我母親、祖母都死得早,否則她們應該也有。」「我媽過世時正好五十,她發現時已是第三期,撐了兩年就走了。我們家並不富裕,母親雖是富家千金,持家卻很節儉。兩年前她帶我去買這個包,她說她二十歲時,外祖母帶她到巴黎,去買這包送她,這裡有傳承的意味。我想那時她已經知道,自己活不久了。」「看你也不是很喜歡,母親卻執拗 著要買給你,為什麼不把她自己那個送給你?」「當年她是在家庭革命中逃出來嫁給父親,聽說什麼都沒帶。有時我常想,她不嫁給父親,也許就不會得病。她過得很寂寞、很辛苦,活活切掉自己的生命根源,應該很痛苦。」「那就不會有你。」「要我幹什麼呢?這世界沒我根本沒差。」「別這麼想,我連母親都沒見過。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死了,現在又得這種病。但我還想多活幾年,我想為祖母辦畫展。我是她帶大的。人死了不是總結,而是另一個開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