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學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隔海看山

上周末女兒回家,帶給我一個消息。她說實驗室的老闆分配她一個新任務,要求她接收一個華裔女孩兒做學生,這個女孩兒的名字叫菲比。女兒念博士第三年,在實驗室幹活兒踏實勤奮,已進入資深助教行列,帶幾個學生本不稀奇。只是這位新學生,頗有幾分不尋常,引起一段難忘的回憶。菲比的父母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大陸來的留學生,她父親一直擔任華人學生會主席,領導能力超強,為當時的留學生和教會的華人提供許多學業生活上的幫助,我便是其一。菲比和弟弟都出生在美國,第一代移民家庭的困難,他們一樣樣經歷。孩子小,親人遠,夫妻兩人既要顧學業,又要管家庭,蠟燭兩頭燒,怎麼辦?有一次,菲比的媽媽找到我,託我介紹一位合適的女性幫助看護孩子。那時候我正面臨一個重大變故,急著回國,於是推薦我最親近的閨密去照顧菲比。這位閨密和我搭乘同一架飛機飛來美國,本是結伴闖蕩,沒想到我先離開,留她孤單在新世界,十分寂寞,幸好來到菲比家,有了安慰的居所,照看著和自己兒子年齡相仿的菲比姊弟,減輕一些對兒子的思念。後來過了不長時間,閨密的先生申請來美念音樂學院被拒絕,兩人遂商議取消到美國發展的計畫。半年之後,閨密便告辭菲比一家,回大陸與自己的先生孩子團圓。這半年的時光,他們相處非常愉快,互相之間幫了很多忙,留下美好印象,彼此感激。時光荏苒,兩年一晃而過,我決定再次赴美。這次踏上北美大地,許多人事發生變化,讀書的畢業了,找到工作的搬走了。所幸菲比一家還在雷諾,她父母雙雙拿到學位,進入職場,生活安頓下來。我幸運遇見先生,再成家,也安頓下來。因在國內教書的經驗,逢到周日,到教會為孩子們上中文課,菲比和弟弟赫然在列!他們都到了學齡,開始學習用兩種語言認識世界。他們的家長最擔心生在異邦的後代失去接受中華傳統的能力,早早讓他們接觸中文,認識漢字,學說漢語,因而我又得到一個機會與菲比家人親密相處。人生真是奇妙!走著走著又遇上了,而且是下一代。當女兒告訴我,菲比成了她的學生時,我的內心充滿激蕩之情。中文學校的課程,幾年前早已交手別人,昔日熟識的朋友,因忙碌生活,鮮有往來。忽然聽到下一代互為師生的故事,驚喜之中不免感嘆,兩代人的友情,竟以這種方式得以傳承!吾輩尚未老,後輩已長成。看到在美華人的下一代正蓬勃成長,倍感欣慰,已經做上終身教授的菲比爸爸,也該滿意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