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

覺得自己 了。太聰明,就是覺得別人太笨往不是人往這些 西,卻要千 後都是落方百計地去探法律的底線,最要的東們所想 得一個到他 聲名力得 狼藉的努 的下 不是賊自己 場⋯ 以靠 ⋯ 都可原本■張俐絲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副刊/數獨 - 范斯/圖

第二天一早,我坐在桌前發楞,回想起昨晚錄影帶中驚心觸目的一幕幕,我多麼希望這只是一齣戲啊!想著想著,海倫又打來了一個電話,一開口還是那麼咄咄逼人,無禮地質問我:「看了錄影帶了吧?滿意了嗎?我都已經告訴妳所有的實情了,妳就是不信,非得去調什麼錄影帶,既浪費錢,又耽誤時間。妳到底要怎麼樣?」我讓她把話說完後,問她:「妳要看錄影帶嗎?」她楞了幾秒鐘說:「妳說是怎麼一會兒事?」我說:「我就不說了,妳還是看看吧。」她說:「好。」我說:「不過妳母親是當事人,妳要看可以,但必須得到她的同意。妳問了妳母親後,再打電話給我。」放下電話後,我就一直在等待海倫的電話,左等右等還是沒有等到。下午快下班時,我決定給海倫掛通電話,一反常態地,海倫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我問她什麼時候來拿錄影帶,問黃芬是不是同意海倫看錄影帶。海倫說她母親說了不要看了,說是不想再去回憶那些痛苦的事。然後,海倫問我錄影帶大概的內容,我只告訴她,檢察官並沒有起訴黃芬偷竊案,而是起訴她有預謀有計畫的重竊案,並告訴她,如果她還想知道更多,就必須得到她母親的簽字同意。接下來幾天,海倫再也沒有打電話給我。當然,我們還是擬定了一個對應的計畫,首先介紹了黃芬常去參加教會活動、做義工,再是說服了磨文詩商店和黃芬做民事和解。由於黃芬盜竊的總值超過了二千美金,所以罰她五千美金,然後黃芬在她和店家的協議書上簽字,答應一輩子都不再踏入磨文詩商店的大門。兩個月後,刑事案開庭了。我們帶了幾份黃芬做義工的證明信和教會的推薦信,找了種種的藉口,例如黃芬不懂英文、不懂法律、年紀大一時糊塗忘了付錢,可是檢察官還是不願意減免一丁點罪。檢察官指出四點:首先,黃芬入店之前事先準備了許多磨文詩的購物袋,證明她是有預謀的;其二,從錄影帶中看到黃芬的手法,可以斷定她是個慣竊;其三,當她在門口被攔住時,她態度極其惡劣,不但企圖抵賴死不認罪,還耍賴反咬保安毆打她;最後,她被警察抓去坐牢時,更是不配合問話和體檢,還躺在地上裝死,製造了很多麻煩。法官聽完檢察官的控訴後,氣憤地當庭指責黃芬:「妳有計畫、有預謀,四大袋的贓物,幾千美金的東西,這不是一般的順手牽羊了。」法官判了她五千美金的罰款,三十五天的刑期,三年的觀察期(因為黃芬不是美國公民,坐完牢後回台灣,永遠都不得再入境!)的確,小偷小摸雖只是個人的道德敗壞,但黃芬的犯行對華人社會和華人形象所造成的傷害,已經遠遠超過她對店家所造成的傷害。其次,如果海倫的那套以富人窮人、或者以有錢沒錢來作為衡量人是否可能行竊的標準,她的母親正好說明,海倫的那套標準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畢竟,人可以富而好禮,也可以為富不仁。我想起了一些過去的案例,不禁感到法律的確有隙可趁,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一個五十五歲來自於台灣、一向以上流 社會人士自居的女客人欣笛,她出門都是一輛嶄新的紅色Benz,因一時的邪念順了一件只有十五美金的減價洋裝被抓了,被罰了二百美金,付了二千美金的律師費。一個大陸來的年輕女生薇薇,拿了三美金的一只杯子被抓,付了一百美金的罰款,二千美金的律師費。一個自稱是博士夫人的萍蒂,在大商場偷了十美金的東西,還一口咬定是地上撿的,原本可以因案情輕而被減罪為警告的,結果在罪證確鑿下,她不服控告,和法官檢察官吵了起來,還是維持原判,背上一輩子的偷竊罪名。一個當工程師的大衛,拿著高薪,但是捨不得買相機用的記憶卡,卻拿著小螺絲起子去店裡拆相機偷裡頭的記憶卡,他自作聰明以為別人看不到,結果被抓了,被判了重竊罪、兩個月的牢獄和二萬美金罰款,刑滿被遞解出境,永不能再入境。一個從上海來的老太太珍妮,總喜歡在中國超市偷金華火腿,都被抓了十次了還是停不下來,最後還是罰款、花律師費、被遞解出境離開了美國。一個從馬來西亞來的華僑陳敏,習慣走進商店裡一面拆食品包裝一面吃起來,平均一年被抓七次,並且每次物品價值都不超過十美金,最後也是被罰重金還花了二萬多美金的律師費。這些人往往不是覺得自己太聰明,就是覺得別人太笨了。原本都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他們所想要的東西,卻要千方百計地去探法律的底線,最後都是落得一個聲名狼藉的下場。官司打到這裡,我轉頭問了一下黃芬和海倫的意見,看她們是否想要求上訴。當然在證據面前,她們兩人都抬不起頭來,海倫輕輕地對我說:「我媽說她已經恨透了美國,再也不想在這個國家多待一天。當初要不是我的要求,她才不要來這個爛國家。」我說:「美國是好國家也好,爛國家也罷,這是我們誰也不能左右的。但無論我們是處在好國家還是爛國家,我們都要做一個本分守法的人,不管我們有什麼高貴的藉口,盜竊別人的財富,怎麼都是一個錯誤的行為!」她們接著無條件接受了檢察官的指控和法官的判決。我把判決書交給了黃芬,希望她等這件事處理好之後再回台灣,否則的話,一

、海倫的三萬保釋金就一分也拿不回來;二、黃芬會在美國國家安全局裡留下一個通緝犯的罪名;三、如果上了美國通緝犯的名單,台灣方面會被通報黃芬的這個紀錄。說完,我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法院的大門,再多花一分一秒去和這些人打交道都是一種浪費,我得趕回公司去幫助更多值得幫助的人。這個案子值得深思。有時的確會在新聞裡聽到一些白人警察因為偏差的執法態度所造成的種族歧視,但不是只要是華人的案子就跟種族歧視扯上關係。我們必須給華人朋友一個忠告,無論妳在哪一個國家,切勿藐視當地的法律和規定,也許可以僥倖一次,但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違法的人一定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

(下)(寄自加州)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