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四○)

後來包包以高價轉手,女孩常來找她聊天,有時在店裡待一整天。母親的靈魂還跟著她,綠色看得見那個雅氣的女人,盯著櫥窗中的香奈兒包。她捨不得離去,讓女兒住在悲傷之中。她們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會真正分離,綠色並不涉入。周一公休的日子,綠色固定到室內泳池游泳,一游就是五百公尺,來回剛好二十趟。泳池在大賣場的地下室,是以前的體育館改建而成。旁邊有個小小的溜冰場,是滑輪鞋的,多年前她就在這裡學的溜冰。那時奧運的溜冰冠軍是華裔,人稱「搪瓷娃 娃」。她看轉播看到發迷,心想著有一天也要成為溜冰選手。遇見捷時她確實有這可能,就差夢想一步,這一步就是天差地別。現在她看到溜冰的人心都會絞痛,夢想比玻璃還脆弱。她看著溜輪鞋的孩子,感到鼻子發酸。輪鞋是祖母寶惜買給她的,白色小羊皮製,那麼小號也只有日本人會做。那是五歲左右,她好動,整天想往外跑,寶惜託人從日本帶回,親自為她穿上,牽她在溜冰場溜了幾圈。寶惜想必喜歡會溜冰的女孩,每有溜冰節目她總看得目睭光光。為了這光,她跌倒都不敢哭,學了幾天就會了。她是溜冰池中年紀最小 的,卻是溜得最好的。在溜冰池旁看過她的有劉媽媽、幾個姑婆祖,有一個還拄著拐杖。她們都喜歡會溜冰的女孩,她得替她們完成這夢想。這是寶惜阿媽給過她最多的關懷,就算只有這麼一些些,足夠回憶一生。人與人之間的相互贈予不必太多,但要有光,就有一條走不完的路。 不記得老至幾歲的英秀,近來躺在床上整日不動,連進食的慾望也無。臨海的房子,聽得見海潮的聲音。通常下午兩三點漁船回港時最熱鬧,碼頭那邊人聲沸騰,到傍晚時連腳步聲也無。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