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復警政先驅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一九四三年的開羅會議決定了被日本統治五十年的台灣和澎湖,在戰後歸還中華民國。一九四五年初,日軍在中國和太平洋戰爭節節敗退,政府預見日寇即將無條件投降,開始著手光復台灣事宜。國民政府於是特別由中央警官學校在福建省梅列縣開辦了第二分校,招收能講閩南話的青年,考選訓練未來接收台灣警政崗位的台灣幹部訓練班,簡稱為「台幹班」。大伯父認為中國戰後將會步上憲政之治,警政工作將日益重要,因此鼓勵父親報考。一九四五年三月底,家父與其他台幹班錄取者一起到達梅列分校,開始警察專業學科的學習。 抗戰勝利很快降臨,為了配合抗戰勝利接管台灣警政之需,提前於十月十日舉行畢業典禮,訓練工作尚未完成就必須赴台。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清晨,光復節的前一天,二十歲的家父和台幹班的學員們乘坐登陸艇抵達基隆港,開始了他們在台灣的警務生涯;尚未完成的學業,後來由二分校與台灣省警務處洽商,於台北設置警官班,學員分批回校補修,完成警官教育。台幹班學員很快分發至台灣各地,肩挑起日據時期遺留的警察崗位。家父先至台中開始服務,早期工作歷經二二八事件,隨著國共內戰的情勢發展,肅清匪諜也成為當時警政重要的工作。父親後改調刑警總隊,再轉到警務處服務直到退休。隨著台灣警政現代化,父親也曾帶領警察同仁到美國舊金山,紐約等警察單位觀摩考察。這張照片攝於一九四七年,四位都是台幹班同學,當時均為二十歲上下的小伙子,家 父在前排左邊第一位。家父一生奉獻於警界,勤勉工作。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下班時提著兩大箱公文回來,晚餐後便開始批閱,一直到晚上十點多以後才得以休息,第二天一大早七點多就上班,數十年如一日,未曾有所懈怠。退休時特別榮獲署長頒贈一等服務獎章及部長頒發內政獎章,辭世喪禮也獲得覆蓋國旗的榮耀。父親少小離家,在兩岸分隔的幾十年裡,一直沒有機會與老家的親人連繫。幸運的是,父親退休後不久,兩岸開放探親,父親偕母親於一九九○和一九九三年兩次返回泉州老家。那時祖父早已過世,父親在祖父墳前痛哭良久,難解為人子無法盡孝的苦楚。不過也見到了親妹妹和同父異母的弟弟,總算有所慰藉。如今父親已過世二十三年,藉著這張照片懷念父親,也記錄那個時代一群離鄉背景為台灣警政貢獻的青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