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二三事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于中圖 想樂

那天早上,餐廳的蔬菜供應商貨車來得特別遲,慶幸食客也不如往常地早到,我於是便有時間把司機卸下的各類瓜菜仔細檢核。正要將簽好的貨單交呈給當值經理時,卻發覺手上多了一張平時少有的通知紙條,原來是蔬菜公司的聲明,說已不再接受任何餐廳有關某種「木瓜」的訂單,令我感到驚訝。第二天我上網一查,就看到報導,紐約有一人在食用該種木瓜後死亡,其他州也有四十多人因此中毒,原因是這種木瓜被感染「沙門氏菌」。上過幾堂「衛生課」的我知道,沙門氏菌通常只出現在生雞肉內,人吃後被感染會發燒和嘔吐,嚴重者會死亡。但吃木瓜喪命,倒是我頭一回聽說。其實在越南時,我也很喜歡吃成熟的黃木瓜,尤其是從街邊小販處買來,已冰過和切成入口大小的甜木瓜。那時候每天大約中午時分,總有一個頭戴笠帽的中年婦女挑著扁擔來到我家對面巷口,鋪上冰塊的玻璃框內,是時令生果如菠蘿、蓮霧、西瓜和木瓜等。有時更見她「即席」示範切木瓜:用西瓜刀將木瓜剖成一半,再用湯匙把黑色透明的核子刮掉,然後切條切片。不過來美後所見到的「番木瓜」,總覺得形狀有點不同,好像變得短小許多,而且也不如故鄉的木瓜那麼甜。有時母親買回來的新鮮木瓜,竟是又硬又無甜味,知我不會生吃,她便想到用花生和雞爪煲湯給我喝,讓我想到「詩經衛風」中的那句「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而自慚形穢,不知以何回報。至於這次木瓜致命一事,確實令我大吃一驚。慶幸我吃生木瓜的嗜好在來美後已日慚冷淡,而餐廳平時也沒有用木瓜作材料,所以影響不大,只感到驚訝而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