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過牢獄 想幫學壞的孩子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透視中國 - (中國新聞組整理)

不諳世事的年齡,只要肯吃下這份苦,雜技這條路就算走下去了。劉甫和妻子孫曉燕也是白手起家。13歲起練雜技,20多歲兩個人騎著摩托車,雪天車行數百里趕去開封演出。從一場一人30元到一場200元,再到後來自己帶著團隊包場接活兒,家底漸漸厚實起來。三十出頭的劉甫,覺得自己能賺錢、有本事了。2011年,劉甫因酒後個人問題被判入獄三年。幾年牢獄,除了在孩子們面前,劉甫並沒有避諱。在很多村民的印象裡,沒有了曾經的年少輕狂,出獄後,劉甫就像變了個人。

他在獄中遇到了一個19歲的安陽少年,屢次偷盜電動車入獄。「這孩子很聰明,我們 在裡面有師傅教扎花圈、給舞蹈鞋穿珠子,他學得最快。他和我講,爸媽離異誰都不管他,跟人學了壞。」知道「學了壞」,就證明孩子的本性還有純良,「那時我就想,等出去,得幫這樣的孩子。」劉甫回憶。出獄後,劉甫和妻子說了自己的想法。不僅家人不理解,身邊朋友也疑惑:一個自己犯過事兒的人,還主動去教育別人?操閒心。但劉甫已下了決定,從2014年2月起,他免費接收第一個孩子。發展到現在的32個。劉甫自己帶專業團隊接活動,自己做統籌主持,妻子開了一家養生理療館。一年下來,兩個人在濮陽能掙三、四十萬。在縣裡買了套110平米的房子,有輛大眾車。他們還開了一家公司:劉甫濮善文化藝術有限公司,利用這些收入補貼教孩子練雜技的開支。名氣大了,爭議也多了。一個老闆請他去演出,席間半開玩笑,說他裝。也有人背後議論他收這些孩子就是為了留著給自己賺錢。「你來養五年試試,再說掙錢的事。」他說,每年請教練、廚師、伙食等費用加起來要十多萬。「我聽說四川有個地方因為孩子沒有上文化課解散了?」劉甫急切地打聽著消息。牛瑞花在蘇州做小學語文老師,暑期回到濮陽,聽說了劉甫和孩子們的事情,志願教授了半個月課。「這些孩子比起同齡人底子差太多了,很多人對拼音沒有任何認識,十幾歲寫不出自己的名字。」「邁出去容易,收回來難。」劉甫說,這都是責任。壓力大的時候,劉甫總想起每年6月的第三個星期日,孩子們會對他說:師父,父親節快樂!

劉甫正在幫助一位小男孩兒練習下腰。(取材自新京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