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回家了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沈漢玉

一九四九年中共占領了整個中國大陸,一九五○年五月國軍從舟山群島撤退台灣。我的家在舟山群島岱山島高亭鎮港的街上,一九五○年五月十四日深夜,兩位國軍大兵陰錯陽差似的進了我家二樓睡房,將我和表兄帶下樓,進入前院,我父親拿著一盞煤油燈趕來,我正出了大門,門被關上,外面黑壓壓的都是軍人。在碼頭旁一間店鋪裡,我們被脫下學生服,換上寬大的軍衣,打上綁腿。黎明,上了舢舨,搖向港裡的大輪。爬上船邊的繩梯,上甲板進入貨倉,擠坐在兵群中。航行了四天,十餘萬國軍和萬千名被搶救來的男丁,終於到了台灣。一上基隆港,我就成了國軍某師某團某連的二等兵了。光陰飛逝,數十年海峽平靜,感謝許多人的幫助,讓我從一個二等兵變成了一個軍醫,在台灣有了一個幸福家庭。一九七二年我退離軍職,決定移民美國,同年六月到紐約,重新開始醫路歷程。一九七八年獲專科醫師資格,一九七九年入了美籍。接著,我急忙向中國紐約領事館申請進中國探親。一九七九年十一月,我從紐約起程,到台北轉飛香港,再從香港乘火車抵羅湖橋邊界,乘客須下車步行過橋,到中方海關領取行李,所有禮品多要上稅,過了海關再上火車到廣州。次日一早,買了去上海的機票,搭上一架俄製客機飛上海虹橋機場。那時候的中國無法電話訂票,行程也只能一站一站的向前進行。到了上海的華僑飯店,我才被告知不能直 接回家,因為舟山群島是軍事基地,還未開放,我必須先去杭州的浙江省政府統戰部報到。只得坐上去杭州的夜車,一早到省政府,一位統戰官員問得我精疲神乏,終於發給我回鄉批文。回到賓館,我的兄弟從家鄉來接我,慶幸都還能認出彼此。在下船步行回家的路上,遇到我的爸媽。將近三十年的別離,突然間,我覺得自己長大了,我知道爸媽更需要我的安慰。回家的路雖然漫長而困難,我還是好幸運的見到了爸媽和兄弟姊妹。我家的前院雖然沒有了,可還是三十年前的老樣子,我坐在母親身旁共進晚餐,所有磨難都值得了。頭一天,我和媽媽的交談還需要弟弟再說一次,接下來幾天,我已經可以和媽媽用方言交談了。四、五天後,在和媽媽獨處時,媽媽突然說:「你還是早點回去吧!」因為統戰部的官員天天來我家,要我參觀那些他們的成就,而且我的美國護照還被他們押著呢!媽就怕我再次被抓走,我也想到該回自己的家了。次年八月,家鄉發來電報告知,母親過世了。幸運的是,母親已看過了我,應該可以放心了。一九八七年台灣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我與妻子約同在台北的表兄再回舟山,但表哥只能回去祭拜雙親,因為他的家在解放時被清算,姨父被槍殺,姨母被掃地出門,貧病離世。表兄也算是幸運的,和我一起被搶救,到了台灣,也有了一個圓滿幸福的家。以後,我每兩、三年返鄉探親,大陸政策也一年年的開放,回家更方便了,我的父親也高壽離世。慶幸兩岸和平無戰事,希望永遠永遠不要再有戰爭。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