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四四)

她,只有寶惜有真性情,人又和善。她主動過來拉她的手叫:「小姑姑。」在寬闊貴氣的廳堂中,她想放聲大哭。被賣來賣去,身分越來越怪,才十一歲就當養姑姑。她跟寶惜親是命定的,寶惜是光、她是影,兩個人生命相連。她這麼想,不知寶惜也這麼想嗎?只有一個人,她才是自己。那時的她靈活而俏皮,會追著羊說話,爬到樹上採果子,天生會找吃、煮吃的。在廚房時她氣定神閒,只要看過、吃過的菜就能做出來,還會自己變化,創造新的菜色。養父是唯一知道她天分的人,可惜已經死了。她在廚房像個神人充滿靈感,只有寶惜知道她的才能, 並以崇拜的眼光看她做菜。盧家人貪吃,漸漸也知道了,今天要吃這個、明天要吃那個,廚房穿梭的人像流水一樣。她們更喜歡觀賞她做菜,小小的個子爬上爬下,飛刀切菜、神速擀麵,一雙巧手能變出百種花樣。她像個天才特技演員,敬業地服從自己的天分,把自己的才能發展到極限。更多人圍觀更讓她想盡情表現,她知道這是她賴以生存、找到價值的唯一方法,藉以對抗殘酷的命運。廚娘的悲劇是只能活在人們的需索中,她對美食一點慾望也沒有。只要有人說:「英秀,我好想吃你做的豆沙包子!」她拚了命也要做出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