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傭阿妹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圖 蔡虫

阿妹是個寧波一帶的鄉下女子,因為家裡貧窮,十五、六歲就開始到城裡去給人幫傭了。一九五○年國民黨退到台灣,阿妹也跟著主人逃到台灣。主人在台灣南部的一個小鎮,開了一家玻璃廠。阿妹繼續在主人家裡幫傭,買菜做飯、洗衣掃地,全部由她一手包辦。我的父母認識阿妹主人家,而我和她的小主人又都上同一個小學,每次碰到她替小主人提了三層高的鋁盒午飯來到學校,我總會叫她一聲阿妹,聞到那飯菜香,很羨慕她小主人有好吃的午飯。阿妹對我不會過分親熱,也絕無半點冷淡,溫和恰到好處。她的出現,讓人感到輕輕鬆鬆,非常舒適。現在想起來,如果只能選一個字來形容阿妹,這個字應是「平」,平凡、平常、平實、平正、平衡、平等、平和,四平八穩,就是阿妹全身的氣質。她雖才二十出頭,但看起來老成,常穿深藍土布短衫和黑色的長褲,總是燙洗得非常整潔,雖然土氣,卻樸素而順眼。略帶紫膛色的國字臉上,鼻梁雖不特別挺正,但也絕不歪塌,普通大小厚薄的嘴唇,不施脂粉,加上一頭半短不長的黑髮,梳得整整齊齊,身材壯而不胖。如果不是壞了一隻眼睛,應該是中等之姿。 不幸阿妹的左眼珠被一層糊糊的白膜包住,破相了。但阿妹頗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這種條件不容易找到合適的對象,而東家夫婦善良可靠,不如就心甘情願做一個盡責的好傭人,有吃有住,存點工資養老。阿妹勤勤勞勞,每天幫傭度日,無怨無悔。可是主人的玻璃廠有天關閉了,不得不把阿妹遣走。因為阿妹是一個好傭人,主人也有良心,透過熟人的介紹,讓阿妹到台北去給人幫傭了。數年後我到台北念書,暑假回家,一日忽然想起阿妹,就問母親。母親說:「阿妹做老闆娘了。她上台北給一個開五金店的獨身老闆燒飯洗衣打掃理家,弄得井井有條。那老闆只喜歡吃阿妹燒的寧波菜,自從雇用阿妹,日子過得真好,漸漸生情,就娶了阿妹。」最近又聽到一位從台灣來的友人說,阿妹婚後一直過著平安和樂的生活。他們育有兩男一女,阿妹如今也已八十多了,但身體很硬朗,生活完全可以自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