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當頭遊西湖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秦博瑞

中伏笫一天早晨,晴空萬里,驕陽似火,我們老倆口及兒孫一行五人,從上海驅車到朝思暮想的西湖。因為起床早,在家未用餐,到達杭州後,便先找餐廳。轉來轉去,找到了一家叫知味觀的快餐店,要了幾款頗具地方特色的美食,既滿足了口福之欲,又填飽了肚子。這便是走到哪裡,品嘗到哪裡!飯後,原本打算徒步在湖邊轉轉,悠哉遊哉地,慢慢欣賞這湖光山色之絕佳美景。一下車,便感到暑氣逼人,大有上蒸下煮之勢!烈日下一刻也待不了,我立即鑽進車裡,讓孩子將車開到了湖邊。此時,恰遇一位為遊人當嚮導的大嫂在拉客。在談妥五十元的酬金後,她興奮地坐上了我們車的副駕駛座,一路上邊指引,邊介紹西湖景點,滔滔不絕。當車子走近湖邊長橋景點時,我們下車觀光拍照,因為在這裡可以近看長橋,遠眺雷鋒塔,一舉兩得。我們不光看到了名勝古蹟,還觸景生情,對梁祝和白娘子情真意切、哀怨悲憤的愛情故事,產生了莫名的讚揚和同情。車子繼續往前開,嚮導大嫂引導我們進入了湖西的翁家山裡,說那裡有乾隆爺為老龍井寫的題名。我們不知底細,便稀裡糊塗地上了山。到了那裡,三三兩兩的遊人,正在圍著一口古井用小桶提水,提上來後大家競相洗手、洗臉。嚮導帶我們前來,目的是讓我們到茶農家買龍井茶,原本最多值兩百元一斤的茶,賣我們四百一斤。出於對茶農熱情的回報,我們不太情願地買了些許,以照顧面子。下山後我們繼續前行,不多時便到了蘇堤。原本打算在此換乘電瓶車,遊逛湖中的蘇、白二堤,但推開車門,仍酷熱難耐,不得不改變計畫,驅車去岳王廟逛了一圈,然後直奔古十景之一的「曲院觀荷」而去。沿湖北面柳蔭樹下,遊人如織,個個汗流浹背,但遊興不減。湖中一片片盛開的荷花爭奇鬥豔,我看過許多地方的荷花,都不及西湖荷花茁壯大氣,「接天連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正是西湖荷花的真實寫照。雖然已近午後,但氣溫未降,熱度不減。我們走馬觀花看了一下,拍了幾幅荷花的照片,便匆匆告別西湖,踏上了歸程。途中從廣播中得知,這天是杭城氣象紀錄史上最熱的一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