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油票證時代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孫文廣(上)

每天炒菜都少不了食用油,現在超市販售的油種類繁多,而食用油的票證時代已成了老一輩人遙遠的記憶。上世紀六○年代初,因自然災害、經濟不景氣,處於困難時期,當年的食用油憑票供應顯得更為緊張,由往年每人每月的半斤指標降到了四兩。那時糧食指標又低,豬肉每月每人六兩,肚子裡沒油水,市場上的蘿蔔、青菜也不多,只得經常以鹽水湯當菜下飯。如今兒孫們不知道這段艱辛的歷史,還說:「真羡慕你們老一輩,那年代就知道飲食清淡養生呢!」缺油的日子可就為難了家庭主婦們。農曆大年三十前,媽媽大清早就冒著風雪,去肉食店排隊買豬肉,為的是排隊在前,想買到好一些的肥肉,可以多煎點豬油。可是賣肉的老闆心地善良,肥瘦搭配著賣,後到的人也不會吃虧。媽媽買回年節每人增加的半斤豬肉和糧冊上月供的指標肉,留下過年餐桌上的一份,又選下一半肥的煎油,把煎好的油摻和到菜油或茶籽油裡,媽媽說這樣炒菜省油,炒的菜也有油香,吃了不「寡心」。因為地方習俗說,肚子裡沒有油水時會心慌煩躁,稱「寡心」。兒孫們又哪裡知道,那時到了下半月,沒有一滴油了,天天吃紅鍋子菜(沒有放油炒 的菜)。缺糧缺油,手腳就浮腫,好多做母親的人為了省下一口給兒女吃,自己得了水腫病,後來人稱這是「饑餓病」。由於糧食和副食的艱難,食用油更珍貴。在糧店領糧票,五斤指標要扣一兩食用油,如果不是急用糧票,誰也捨不得扣走那一兩油,肉店裡的豬板油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有一次聽居委會人說,肉店進了一批煎好的熟豬油,媽媽說帶我去看看,能排隊買到就好。肉店離我們家不遠,一路上就看見有人拿著油罐,快步走向肉店。到了肉店,只見門旁擺著幾個大圓鐵桶,有一個是打開了蓋,裡面裝著像麵一樣的稀糊糊。不一會,我家鄰居玲玲拿著一個小盆來了。賣油的大叔接過她遞上的紙條,看了一遍,問:「小朋友,你們家有誰生病了?」玲玲乖乖地答:「沒有人生病。」原來買豬油要有醫院的批條。玲玲的伯伯是鎮醫院的主任醫師,她手上的紙條是生病證明。玲玲還小,一時忘了爸媽的交代,說漏了嘴,可能麻煩來了。誰料,那大叔是個好人,笑了笑,按批條給玲玲秤了一斤油。原來那淡黃灰色的稀糊糊是「皮革油」。當年的豬肉都剝皮作皮革用,刮掉皮上薄薄的肥肉煎了油。我們回家後,媽媽也找玲玲的伯伯開了紙條,記得證明上寫的內容是「水腫病,請供豬油一斤」,上面蓋有醫院的大紅印章。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