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 願你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三)王燕丁

是的,我很傻,娶了一個愚蠢的中國女人。她連簡單的英文都說不好。杰瑞的語氣裡帶著一絲譏誚與輕蔑。杰瑞的話像武功高手灌注內力後,傾力揮出的一掌。眨眼之間,就把秦小揚的驕傲和自尊,擊了個稀巴爛。從小到大,沒有人敢這麼侮辱過秦小揚。她秦小揚是誰,不能說貌美如花,也是要貌有貌、要才有才,學區優秀教師、教研室主任,講了多少次公開課、觀摩課。她秦老師幾乎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從小到大,她都是被人捧在手心裡長到今天的。飄洋過海嫁到這裡,原以為替自己和孩子找到了幸福,如今才知道,在的丈夫眼裡,自己什麼都不是!心高氣傲的秦小揚徹底被氣爆了,有限的英文詞彙裡,實在找不到反擊的詞語,國罵隨口而出:你他媽是個王八蛋!我瞎了眼嫁了你!秦小揚的尖叫聲嚇到了杰瑞,他不懂中文,但能感受到她火山熔岩一樣的怒氣。他愣了一下,甩了一句「Disgusting」走出門去。

Disgusting(惡心)!秦小揚不想也不願再去查這個詞的意思了。只感覺自己虛脫一樣,整個人輕飄飄的,癱坐在地上。良久,才發出獅吼一樣的哭聲。秦小揚哭哭停停、停停哭哭,停下來的時候就開始想,想到傷心處,就又忍不住開始哭。這樣邊哭邊想,越想越覺得委屈,越委屈想得就越多。就這麼來來回回,腦海裡放電影一樣,回放著一幕幕他們在一起後的生活場景。平時積壓的隱忍和不如意串通好了似的,一股腦從時光深處噴出來,如同火山口冒出的熔岩肆意奔湧,又迅速 凝聚成一塊無形的千斤大石,重重壓在胸口,壓得她喘氣都困難。那種灼燒燒得她體無完膚,一種深深的挫敗感襲上心頭,讓她感覺自己失敗的人生無一片完整。心中的那片綠洲從此變成一片不毛之地,死寂、荒涼。杰瑞的房子坐落在高爾夫球場對面,視野非常好。那是一套有三個臥房的白色獨立房,前院種了兩棵樹,一棵荔枝、一棵芒果。遠遠看去,白色的房子就掩映在綠樹之間。這個社區也很安靜。剛來的時候,他們一家三口會經常出來遛狗。飯後順著人行道走走,看看漫天的晚霞,是她一天中最喜歡做的事。她和杰瑞手拉著手,她喜歡穿一條夏威夷風格的印花無袖短裙,腳上套一雙人字拖,這打扮舒適休閒,標準的夏威夷穿衣風格。輕柔的風夾著花香迎面拂過,如母親溫柔的撫觸,秦小揚彷彿置身童話世界裡一樣。牽著愛人的手在夕陽下漫步,這是她無數次夢想過的婚姻。想到就要在這詩情畫意的地方度過自己的後半生,秦小揚心裡的喜悅像一朵盛開的白玉蘭,幽香四溢。杰瑞有一條沒尾巴的狗,據說英國伊莉莎白女王的狗就是長這樣的。秦小揚後來才知道,這種狗其實是有尾巴的,在狗狗還很小的時候,要把她們的尾巴綑起來,血液循環不到那裡,尾巴自然就斷掉了。秦小揚對養狗並不上心,為了不掃杰瑞的興,還是裝出很感興趣的樣子。那時候,杰瑞指著遠處的車告訴她,他是這個高爾夫俱樂部的會員,以後他會帶著她來打球。秦小揚兩眼放光,一臉興奮。打高爾夫,在國內可不是一般小老百姓玩得起的。據說一些像樣的俱樂部,光有錢還不行,還要看你的身價。身價上不去,還是進不了門。沒想到自己一嫁過來,立馬就能享受上等人 的生活了。真是幸運啊!想到這兒,也不顧兒子在場,秦小揚在杰瑞的臉上狠狠親了一口。秦小揚甚至開始思考,自己該買什麼樣的衣服去打球。但是一直到他們鬧翻,杰瑞也沒有兌現承諾。他甚至沒時間帶她們娘兒倆,把歐胡島轉個遍。一頓前思後想,秦小揚幡然醒悟。其實不是他沒時間,而是他壓根兒就沒把她和兒子太當回事。可惜那個時候她還滿心嚮往過,現在回過頭去看,秦小揚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笨蛋一個,在這個關係裡,她就像一個滑稽的小丑。她的所謂「婚姻」也滑稽,充滿了諷刺的意味。在他對她說「I love you」的時候,她曾經真正被打動過。但現在看來,那就是他的一句口頭禪,和愛根本不沾邊。他們其實都是彼此的陌生人,卻以夫妻的名義在一起生活。這場爭吵的價值是讓秦小揚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婚姻與未來。最後,她得出結論──她必須出去工作,爭取經濟上的獨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