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之戀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九) (四五)

「唉!」向本剛嘆了口氣,「小美,對不起!我現在就回旅館,讓達中慢慢和妳解釋。」他拍了拍程達中的肩膀,回房快速收了東西,立刻就開車離開了。等他們再也聽不到車聲,沉默的兩人似乎才回過神來。「小美……」程達中握住她的手說,「從結婚那一刻起,我就開始擔心這一刻會怎樣出現。因為不論怎麼出現,我知道都會傷妳的心。我對不起妳、對不起爸媽,我……」程達中哽咽著說不下去。孫又美低頭飲泣,「你為什麼要瞞我?」 程達中慢慢解釋了他當初的選擇和多年來他心裡的矛盾。「每次我說去東部出差,都是騙妳的,我是去看本剛。他有意離我們遠點,選擇去東岸上班。這些年來,我也被自己的謊言壓得快透不過氣,可是就是提不起勇氣告訴妳……」「唉!」孫又美擦乾了眼淚,「你早該跟我說,我不會怪你的。壓在心裡這麼多年,苦了你自己!」她一臉憐惜。「小美,我知道妳對我的心。我愛妳,我願意做任何事讓妳快樂,但這不是情人的愛,妳懂嗎?」 孫又美點點頭。程達中沉默了一會,然後握緊孫又美的手說:「小美,妳和我離婚吧!妳還年輕,一定可以嫁個好丈夫……」「你想和我離婚?」孫又美眼中透著驚慌。「我一開始就沒資格和妳結婚,我已經耽誤妳這麼多年了,怎麼能繼續拖著妳和我演戲……只是……只是我不知道怎麼向爸媽解釋……如果我傷了他們的心,我這輩子都不能原諒我自己……」兩人都陷入沉默,不知要怎麼走下一步。靜夜裡突然傳來兒子的啼哭,又悄然無聲,想是在作夢。「我們還有個兒子要考慮!」孫又美像是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快速對程達中說。

鎮上的人有許多從佳佐或更南的海城遷移而來,小時候來走親戚都是佳佐人。「佳佐」台語念來很像「家蚤」(蟑螂),有蟲災都說「著肉蝨家蚤」的。對寶惜而言,從那佳佐來的人跟蠻荒之人差不多。原來佳佐為原住民一族,漢化後居住平地,現居赤山萬金一帶,地處大武山下,再上去就是原民山區。有時說人土土番番就罵:「你是赤山萬金人哦!」英秀回寶惜:「你紅毛番啦!」在鎮上真有一些皮膚白得透明、頭髮為褐金色、長得像外國人的。混血混到變超級白,說真的很詭異,但也被一般人欣羨,說是洋娃娃真可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