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在水深火熱中蒸出一籠包子或做完菜,她常拿著自己的搪瓷杯裝一杯茶米茶,虛脫地坐到天井裡發呆,一口飯也吃不下。真餓到頭昏,把剩飯連鍋巴刮得一乾二淨,倒點醬油、挖一大湯匙豬油拌一拌,三兩口就是一頓。多年來她只吃這一味,鍋巴越嚼越香,多少人識得此中滋味?通常她吃飯時,寶惜會進到廚房,跟她坐在矮凳上搶著吃:「要死了!你不能吃這個。我熬了紅棗銀耳湯,給你舀一碗!」「不,小姑姑好吃的留起來偷吃,分我一點,否則告密!」 「我的大小姐,那可是查某吃的豬食,別笑我啦!看你櫻桃小嘴這麼會吃,將來嫁不出去哦!哪像我一口暴牙,只有吃鍋巴的份!」「暴牙很可愛啊!我是大小姐查某命,哪吃不得,我最愛吃了!嫁不出去拉倒!」於是兩人在漆黑的廚房,你一口、我一口分食那堆焦黑之物。人說百年修得同船渡,那多少年才修得分吃一塊鍋巴?兩人也有嘔氣鬥嘴時,寶惜與英秀都是嘴笨之人,罵人只一句:「你家蚤庄來的人啦!」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