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管?

外儲下降過快 是直接原因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透視中國 -

2014年6月至2017年1月,中國外匯儲備由3兆9932億美元下降至2兆9982億美元,跌破3兆(萬億)美元大關,縮水了25%。國家外匯管理局曾對媒體表示,影響外匯儲備規模變動主要有四個因素:中國人民銀行在外匯市場的操作;外匯儲備投資資產的價格波動;相對美元的匯率變動;外匯儲備在支持「走出去」等方面的資金運用。而其中,「人民銀行穩定人民幣匯率是外匯儲備規模下降的最主要原因」。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看來,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為了維持匯率穩定而用掉如此之多的外匯儲備,在世界經濟歷史上絕無僅有。儘管一些官員學者認為外匯儲備快速縮水是「藏匯於民」的結果,余永定和研究團隊提出,不排除「藏匯於民」的成分,但外儲縮水在很大程度上是套利、套匯交易獲利平倉和資本外逃的結果。壓力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達到頂點。當時,市場普遍預感,外匯儲備將會跌破3萬億美元的整數關口,這被視為「重要心理防線」。監管口徑從此時開始收緊,打擊虛假對外投資是其中的監管重點。

2016年12月,新華社發布的《發展改革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匯局四部門負責人答記者問》稱,已密切關注到近期在房地產 、酒店、影城、娛樂、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一些非理性對外投資傾向。其中特別說,「大額非主業投資、有限合夥企業對外投資、母小子大、快設快出等類型對外投資中存在風險隱患。」跨境資本持續快速流出,很容易導致國際收支失衡,加大經濟金融平穩運行風險。近日《人民日報》在頭版刊發評論員文章提到,「既防『黑天鵝事件』,也防『灰犀牛』,對各類風險苗頭既不能掉以輕心,也不能置若罔聞。」「灰犀牛」成為近期被頻繁提及的熱詞。這個概念最早由美國學者米歇爾·渥克提出。在她所著的《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中,以重達兩噸的灰犀牛來比喻發生概率大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相對於「黑天鵝」事件的難以預見性和偶發性,灰犀牛事件不是隨機突發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號和跡象之後出現的大概率事件。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楊國中近日撰文稱,此前外匯儲備的下降及匯率的變動在一定程度上引發市場主體的恐慌,容易造成「人民幣貶值預期增強-資本加速流出-外匯儲備下降-貶值預期進一步強化」的負向循環。而這種資本外流導致的負向循環,正是當前威脅中國經濟平穩運行的一頭「灰犀牛」。這也正是對外投資監管升級的重要背景。 1701.1

3月25日,博鰲亞洲論壇年會期間,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吳小暉被媒體追訪。6月14日,安邦集團發布聲明稱,吳因個人因素不能履職。 (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