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長沙舊事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劉良昇(上)

今年六月到七月初,老家湖南省一口氣連續降雨三十多天,湖南最主要的幹流湘江之洪峰水位也達百年不遇的新高點。而一張湘江桔子洲的空照圖躍上各媒體版面,只見滾滾洪水包圍著這個長沙市地標的狹長沙洲,這景象也被好事的網民戲謔為「長沙號」航空母艦即將起錨出航。父親閱讀文章後有感而發,首次跟我談起了一九四○年代的桔子洲,也喚起了他塵封約七十年的青少年記憶。所謂的桔子洲原是湘江長沙段一道長約五公里的沙洲,據信湖南省會「長沙市」之名,即源自於這條江中細長的沙洲。自唐代以來洲上盛產南桔,景色優美,無怪乎瀟湘八景中的「江山暮雪」所描繪者正是桔子洲的風情景致。一九四七年秋,父親考入位於長沙市的湖南省立第一中學高中部,他離開了距省城市中心區二十五公里許的瀏陽市永安鎮老家,逕自前往長沙市就學。當時整個湘江長沙段沒有一座跨江橋梁連貫東西,兩岸交通悉數仰賴擺渡人家服務。父親某日有幸乘船登上了時稱水陸洲的桔子洲,只見洲上綠木扶疏,點綴著漂亮的洋房,洋房均位於洲上高處並有圍牆環繞,想必在構築之初即已將湘江汛期的高水位考慮其中。洋房門前有包著頭巾的「印度阿三」(我來美國以後方知他們是來自印度次大陸的鍚克教徒)幫忙看門,如此很容易識別這是在中國的外僑住宅區。 家中食指浩繁,虧得母親節儉持家,我們兄妹耳濡目染,至今也知節儉。我家五兄妹高中畢業後都離開屏東,北上南下搭火車,父親隨身攜帶刷新版的火車時刻表和母親的諄諄催促,從來沒有讓我們誤過一班車,媽媽封父親為「車仙」。照片上的父親老當益壯,家中訂的幾份報紙還不夠,每日騎單車去圖書館看書,哥哥心疼他,要給他買新車,他堅持不要,因為還能用的東西不可浪費。照片上的母親,一生只穿旗袍,不是今日花俏緊身開高衩的那種,是棉布寬鬆家常式的,也能穿得文雅實惠。我們兄妹五人由這個小車站出發奔往前程,現在已在各處扎根,對社會盡一己之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