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之戀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一一)

孫大海去世後,他們把孫太太接到美國和他們同住。不過那時孫太太已經有點老人癡呆症的徵兆,後來連他倆也認不得了。孫太太和他們一起住到去世為止,照顧一位失智的老人是很傷神又勞累的事。孫又美辭職在家全天照料,後來程達中怕孫又美太累,白天請了個幫手,晚上常常主動照顧,他甚至比孫又美還周到仔細。孫太太叫不出程達中的名字,但每次程達中幫她按摩,她總是很滿足地對他笑,又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直向他道謝。「媽,這是我應該做的事,不用謝的!」「你看,媽到現在還對你偏心。我幫她做事,她也沒多開心的樣子,更別說道謝了!」孫又美在一旁打趣地說。孫太太八十一歲時因肺炎過世,那年孫又美五十六歲、程達中六十歲。辦完喪事後不久,他們一起收拾孫太太的遺物。孫又美抖開一件黑絲絨繡著一朵朵粉紅牡丹花的無袖旗袍。 「這是媽在我們婚禮穿的旗袍,我就只看她穿過那一次,你記得嗎?」不等程達中回答,她接著說:「中哥哥,我想我們的戲演完了!你搬到向哥哥那去吧!」程達中一怔,「小美,媽才走,我們先不談這個吧!」「不,我不能再拖著你不放。其實前幾年你就可以搬出去,反正媽也不認識我們。我很感激你這些年幫我照顧媽媽……」「別這麼說,我做的一點事,哪比得上爸媽對我的恩情……」「你做得太多了,你甚至賠上你的愛情……」「妳說錯了!是我害妳賠上妳的愛情……」「你怎麼會這麼想?我得到我想要的愛情,我沒有遺憾!」「小美,我對不起妳,我這輩子欠妳太多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