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幸福

小連載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五)

張拓接她回來時,是一個小巧玲瓏的女生,穿著牛仔褲、平底鞋,卻十分健談,吃飯時就同我訴說苦惱。原來真的是有一個男朋友,只是這個男朋友遠在上海,也沒有打算到加拿大來。他父母不同意他出國。許小姐嘆一口氣說,而我的父母也不同意我們交往。為什麼呢?我問因為我父親希望我留在加拿大。許小姐說。許小姐是一個憂鬱的女孩,她常常嘆一口氣才說話,好像無限心事都含在嘆氣裡。 反正,他不會為她申請「永綠」。到時候「臨綠」到期,她和兒子回國,他們的婚姻自然也就解體了。秦小揚感覺自己被杰瑞掐著脖子在生活。但是為了綠卡、為了自己和兒子的未來,她必須堅持,必須把這些苦水嚥下去。她遠在中國的老母親是幫不了她的,她必須靠自己去爭取。兩個人就這樣心照不宣地生活在一起。表面上看,和和氣氣、歡愛如初,但是心底裡,已經越來越遠。秦小揚經常在杰瑞的鼾聲中,大睜著眼睛盯著黑洞洞的天花板。●收到工卡後,秦小揚先是買了月票卡,在小虎上學、杰瑞上班的時候,一個人坐公交熟悉環境,把住家附近的每條公交線都坐了一遍。比起國內的公交車,這裡的公交車間隔時間雖然比較長,有時候甚至要半小時才來一趟,但是比沒有總是強了好多。至少她可以自己一個人找到中國城、找到威基基海灘了,不用求杰瑞帶她來了。秦小揚的工作來得非常容易。那一天,她像往常一樣,坐公交坐到威基基海灘,一個人游了一會泳,然後上岸。看看時間還早,就到附近閒轉,眼睛瞟過一家家的店門,還真就看見了「招聘中」幾個字。那是一家規模不大的餐館,老闆很和氣。秦小揚壯起膽子走進去,說著被杰瑞嘲笑過無數次的中國口音的英語,沒想到老闆聽得很認真,也聽懂了。更沒想到的是,當場就錄用了她。回去的車上,秦小揚唇邊漾著微笑,眼裡卻一直在流淚。幸好出門時戴了大太陽鏡,別人看不大出來。因為路上堵車,秦小揚回來得比平時晚了一些。到家的時候,杰瑞的車已經停在院裡了。正納悶小虎和杰瑞在幹什麼,就聽見小虎的哭聲從屋裡傳出來,然後是杰瑞憤怒的吼聲。等到她衝進屋,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