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四七)

燒王船是祭典的高潮,大約天未亮,清晨五點左右,其時王船四周長串鞭炮都點燃,發出激烈的巨響。火光四竄中,大家呼喊著:「王船啟航了!」高大的王船在大火中燃燒,當王船被推入海中,越漂越遠,上萬人涉入水中送王船離去。看著焚燒中的王船漸漸漂離海岸,遠颺並化為灰燼,最後沉沒海中。過程如同震撼劇場,撼動每個人的心。許多人拍照,只為捕捉王船焚燒的瞬間,許多人涉水不忍離去。許多鎮民及來自全國各地的神轎,群集在長長的沙灘上,迎接來自海上的王爺。沙灘上同時擠滿乩童、神轎、抬轎的壯漢、虔誠的善男信女,人龍從沙灘、海中、鎮上,一直延伸到東隆宮前。整個海之鎮都是儀式廣場,人人如癡如狂,為迎接數百年來護佑著他們的王爺,善男信女身上帶著幾十、幾百斤重枷鎖,在海邊向祂告解。因著漁民生活的艱辛與無助,他們需要心靈的依靠,只有藉著如此自毀與毀 它的儀式進行。是的,那是一個毀滅的過程,火燒王船即是毀滅與再生的過程,讓所有人顫慄與臣服,也讓平凡的人參與神祕與神聖的世界。好幾次英秀與寶惜一起涉入水中,撩起衣裙。王船似乎有著奇大無比的吸力,讓千百人紛紛下海跟隨,直至海水淹至腰部,人快要浮起才退回幾步。英秀喜歡這祭典,好像海水洗滌一切髒污與痛苦。直至回神過來,她們一起打水仗,撿貝殼、抓小螃蟹,弄到一身都是海腥味才回家。這時養母銀妃拿竹條追打過來:「死查某嬰仔鬼,又去海邊弄得臭摸摸。不知跟你說多少遍,女人不能下海或摸王船!會衰小的,不聽就打!」打完夜裡,銀妃替她抹青草膏,擦時淚漣漣說:「你怪阿娘嗎?打在兒身,痛在娘心,現在我才知道,雖然你不是從我肚子出來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