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暖流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圖 想樂

早上七點,家裡的電話突然響起來了。三藩市的早晨是這麼的寧靜,這麼早誰打來的電話?一看來電顯示,是二姊。我馬上接起,電話那邊二姊急促地說:「爸爸剛打電話給我,他說照常現在媽媽該睡醒了,可是搖她也不醒。爸爸說媽媽可能中風了。」我說:「好!我馬上打九一一。」我打電話時,手和腳都有點顫抖。幾分鐘後,我打電話給在同一城市的爸爸,他告訴我消防局的急救人員已經趕到他們那裡,然後救護車的急救人員也到了。因為媽媽失去知覺,病情嚴重,急救人員決定不送媽媽去她所屬的凱撒醫院,而是最近的加州太平洋醫療中心進行搶救。我開車直奔加州太平洋醫療中心,急救室的登記人員已經準備好幾張表要我簽名。簽好後,我直接來到急診室,醫務人員正在搶救我媽媽。醫生告訴我,媽媽的呼吸非常弱,剛進來時,有一次小型的心臟病突發。中午十二點左右,我媽媽微微張開她的的眼睛。我馬上走近她床頭,並握著她的手,她看了我一眼,又安心地閉起眼睛再沉唾了。相信她在死神手中掙扎出來,用盡全力,也很累了。經過診斷,媽媽並沒有中風,但是肺部感染,幾乎停止呼吸。下午媽媽被轉到深切治療部,第二天中午,她醒來了,握著我的手要寫字,因為呼吸機的導管從她的口腔插進去,所以她不能說話,而且口張得很大、很難受。醫生急忙叫人拿筆、紙 及寫字板給媽媽。好不容易媽媽用中文寫了「回家」二字,經我翻譯後,在場的醫生、護士為媽媽能寫出字來很開心,但是又覺得她很可憐,嘆一了大口氣,因為媽媽離回家還很遠。醫生、護士的同情心給我一種溫暖的感覺,特別是在我非常擔心的時刻。醫生通知我,他們一直有和凱撒醫院聯絡,而凱撒醫院要求接我媽媽回去治療。我媽媽還處於病情危急的階段,我擔心這樣搬來搬去很危險,所以很擔憂。一位會說中文的護士似乎看出了我的憂慮,她用她媽媽當例子,告訴我現在的醫學很先進,她媽媽就是從重病中被救活,並恢復健康。她還告訴我運送病人的小團隊非常專業,雖然我媽媽這個情形很複雜,但是他們會成功幫我媽媽轉院的。這番話令當時神經緊張的我感受到一股暖流湧入心裡。我們的一生不也是被大大小小的感動、溫暖變得更有意義、更豐富嗎?我記得小時候,祖父母及父母總是講他們人生中感動、溫暖的小故事,他們重複地講,我們也聽得津津有味。公公婆婆告訴我們,一次地震,剛好爸媽出外工作,鄰居的媽媽跑過來我家抱住還是嬰兒的小弟,帶 著公公婆婆及家人向安全的地方走去。感謝在我們人生路中給我們帶來感動及溫暖的人,特別是在我們最脆弱、最無助、最痛苦的時候。也許他們從來不知道,也許他們早就忘記了,但正是這溫暖,給別人帶來了戰勝困難的勇氣、幸福及希望,成為別人難忘記憶的一部分。 價錢稍微高一些,我們像看見希望,立即答應,有車可以開到芝加哥就可以了。我們兩人已是大媽年齡,但是平時常打太極又愛旅遊,身體狀況還不差,只是很少開長程車,現在要在天黑前開五百哩,還是從一個陌生城市到另一個陌生城市,可是一大考驗。兩個大媽互相打氣,前半段她開,後半段我開,在天黑前,我們趕到了,真沒想到我們是以這樣的方式第一次拜訪芝加哥。這次由於自己貪玩,不小心被火車放鴿子,雖然一天追火車驚險連連,但是我們當機立斷處理得當,終能順利到達芝加哥,最大的感想竟然是:大媽潛力無窮!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