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腰感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為了救助一位老年公寓的鄰居,傷了我右後腰背。十幾天來疼痛不斷襲擾,有時著實難忍,吃了很多苦頭。那天傍晚,老伴和我剛出大樓地下室車庫門,發現法裔老人菲利普歪坐斜坡草地上,他平時總戴在頭上的豪華頭盔,躺在前面兩米多遠處,他總不離手的高檔手杖,在其右側一米多。毫無疑問,菲利普肯定是摔跤了。這裡許多法裔抵制英語,菲利普不說英語,我們不會法語,只好用肢體語言問他,是不是想站起來。他伸出雙臂表示願意,我倆一人拉住菲利普一隻手臂,把老人拉了起來。沒想到,菲利普晃晃悠悠站不住,猛地快速下沉,我不加思索,用雙臂去托接。菲利普一米八九的大個子,我哪裡接得住!覺得後腰響了一聲,就這樣把我的右後背拉傷了。我練太極拳六十多年了。太極勁起於腳,發於腿,行於手指,主宰於腰,這回對「主宰於腰」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自從傷了腰以後,身體任何部位只要一動彈,腰傷處就會疼。有兩個夜晚最難熬,任何體位都疼,好不容易找到勉強能忍受的姿勢,堅持不了多久,又疼得受不了了。醫生診斷後說,脊柱沒受傷,只是軟肋肌肉筋腱受傷了,只能靠自身慢慢康復。我沒有傷到不能動彈、不能起床的地步,但躺到床上,必須選好位置慢慢向左側倒,我的臂力、胸腹肌很好,但必須十分緩慢。起床則必須翻轉成趴在床邊,雙腳觸地,再雙手拄床,慢慢站起,伸直腰。在床上,想仰臥轉側臥,需醞釀許久,從開始到完成,得幾分鐘才行。養娃講「三翻六坐」,說的是嬰兒出生後,三個月會自己翻身,六個月會自己坐穩。腰一傷,我回娃娃階段了。平常雖無正事,可是忙忙活活總覺得時間不夠用。傷腰後,除了疼痛感覺之外,就是這時間太難打發了。好在想事情不需要動作,理理風雨坎坷的過去吧,這一理,疼痛被沖淡了,來精神了。四十九年前,因為傷腰,我曾在閻羅寶殿外徘徊。那是文革中掀起打人風高潮的一九六八年五月,我的腰腎被打壞了,九死一生,老愛人拖著病弱身子給我輸了三百毫升血。當時我三十歲,正值生命力旺盛時期,硬是從死亡線上爬回人間了,賺了將近半個世紀的生命!當時,中國剛成功爆炸第一顆原子彈。如今,中國的宇航員順利飛往太空,又順利返回地球,還將要建空間站,甚至要探火星了。我多見識了多少振奮人心的喜事啊!個人以前及現在的傷痛,又算得了什麼?戰勝腰傷,不在話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