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愛三心態

男子在窗台下對女孩示愛,有時甚至帶上樂隊演奏小夜曲,似乎是古代西方的經典求偶場景。中國的建築格局孕育出「待月西廂下,迎風戶半開」的幽會傳奇,大概已是舊日中國社會最大的極限了⋯⋯ ■張純瑛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副刊/數獨 - (寄自馬里蘭州)

撿到的死獐相誘。愛情和麵包孰輕孰重,一直是個不遜於「To be or not to be」的辯證難題。相信多數懷春的少女,也關心日後生活能否飽暖。文人雅士對心儀女子表達廝守意願時,做出衣食無虞的承諾,但以優雅辭藻,浪漫情懷予以包裝,屬於第二類的求偶心態,比純粹的物質誘惑婉約蘊藉多了。《楚辭》在這方面不乏細膩精緻的篇章。〈湘夫人〉中的男巫對他愛慕的女神湘夫人應許,將建造一座藏嬌金屋:「我要造一棟房子在水中,用芷為葺,用荷為蓋,用蓀草錦飾室壁,用紫貝堆砌成壇,更用芳椒灑滿了一室的馨香;桂木的棟梁,蘭飾的天花板,辛夷的門楣,白芷造的臥房,把薜荔結成帷幔,用蕙草做成隔扇,一切均已陳設妥當。以白玉為席鎮,散布石蘭的芳香……四圍還纏繞上杜衡,聚集了百草在庭院,築起了芳香的門廊…」(傅錫壬《新譯楚辭讀本》)這樣一棟用無數香草鮮花建在水中央的房子,當比千萬美元的豪宅更能吸引懷春少女來歸。

英國詩人馬羅(Christopher Marlowe, 1564-1593)在〈熱情的牧羊人獻給愛人〉( The Passionate ShepherdtoHisLove )一詩中,也以不輸於《楚辭》的芳美浪漫來引誘他的情人: 凰〉,一句比一句富有挑逗性:「有豔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進入屏風後偷窺偷聽的卓文君耳中,立馬決定「就是他了」,倉促率爾和司馬相如私奔。然後,這位富家千金才知道司馬相如原來是個家徒四壁的窮光蛋,只好放下尊嚴,和他拋頭露面開起小酒店維生。今天「鳳求凰」不必再偷偷摸摸到窗台下或西廂房進行,但以上三種心態仍然存在。據說有一位品味頗高的男士,公餘常手握一本書,徘徊在博物館的展覽廳,希望能夠邂逅雅好文藝的靈魂伴侶。至於在臉書上以誇張的展示吸引有緣人,更是稀鬆平常之至。許多動物有個共同現象:雄性的體形和顏色都比雌性耀眼,以便求偶時能博得雌性青睞;而雌性低調不張揚的外表,則能保護她們養育下一代時不受干擾。從古迄今,勇於表現自己的男性比較容易贏得女伴芳心,木訥寡言的男人相對吃虧。然而,婚前天花亂墜的承諾能否經得起結褵之後的種種考驗,才是女性婚前應該看清楚的盲點。司馬相如飛黃騰達後有意納妾,糟糠之妻卓文君寫信給他,嘆道:「琴尚在御,而新聲代故。」當年情挑的琴還在,如今卻是為新歡而彈。多年前在美國中西部某大學城,一位男生天天到新來的女同學住處,烹煮好吃的家鄉菜,慰藉了女子的鄉愁,也得到了她的身子,然後他不再上門。在女學生拿到碩士學位離開的那天,她從另一位同學口中得知,那男生正在烹煮拿手的牛肉麵招待一位新來的女學生。後來她在另一座城市遇見一個老老實實的男人,交往期間不但沒有甜言蜜語,也從未送過她一束花,「花很快就爛了。」他說。五十年後,他們在兒孫環繞下,切著慶祝金婚的蛋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