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婦好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四九)

就像寶惜的大姊姊。寶惜哽咽說:「她們嫌我醜!」「誰說的!來!我畫給你看,金絲毛、大眼睛、高鼻子、菱角嘴、方圓臉,好個大美人!」寶惜看品方一下子就畫好一幅美人圖,看來菱角嘴並不難看,大眼睛也還好,就是有點西洋味!品方喜歡畫畫,又會自己裁洋服,款式 都是日本雜誌的時髦款。像她今天穿的水藍蓬裙繫腰帶洋裝,走在街上人人看。●寶惜的母親玉郡,原是鎮上金祥興布莊的千金小姐,嫁進盧家時,帶來一盒子珍珠寶石,每天只忙著穿珠花、裁新衣,家事樣樣不會。脾氣又壞,常從屋裡叫罵到大門口:「破落戶!厝頂都快落下來,裝

什麼勢面!」存心要盧家難看。 公公水福雖是保正伯,丈夫裕如也在漁會當總幹事,家裡也有船,也有烏魚子行,但人丁極旺,出手又大方,也就是空殼子。經不起玉郡一再叫罵、荒廢家務,沒幾年小妾銀妃就進門了。這女人雖是白玉樓出身,個性乖覺又能幹,沒多久就抓住所有的家事和人心。玉郡明裡暗裡打罵銀妃,有一次還打到街上去,眼看銀妃快被打倒了,裕如的兩個弟弟寬如、富如都過來幫銀妃打玉郡。兩老就看著玉郡在街上被自己兒子打。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