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的天邊憧憬和眼前現實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論壇 - 晨星(馬里蘭州)

中共19大落幕,新一屆政委和常委業出爐。報載,在美國許多老中徹夜不眠,全神貫注,透過媒體和當場數千人,同步聆聽習總三個半小時的工作報告和未來展望。「世界論壇」裡也看見有住美國的華人讀者,為了得知「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驚人速度的建設及世紀願景,感到無限自豪,甚至有人覺得如同身受。這並不奇怪,因為和筆者經常在網上交流的數十位舊日在台灣最高學府的老校友圈中,許多人發表的言論,也對大陸政權滿懷認同,極盡歌功頌「德」之能事;而對他們今昔一些殘害異己、無辜、和違反人權的措施,要是隻字不提,甚或更多方辯解,自圓其說。例如,講到土改,有些人認為把土地從地主手中奪過來,甚至殘害他們,是「必要之舉」;反正中國人多的是,殺掉幾百 萬人算什麼?筆者不禁驚詫,這些上世紀50年代在台灣成長、受高等教育、多數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的菁英,居然會是非不分到如此地步。而且難道他們沒有聽說過「耕者有其田」和「三七五減租」等不流血的成就嗎?當然現在國內一些知識分子,的確生活改善了不少,變成中產階級,住在有汽車洋房的大城裡。更有許多勇於創新和冒險投資者發了大財,變成天之驕子,周遊世界,成為全球商家追逐的對象。但我們可曾想到,還有多少是官場中斂得的不義之財?至於在大陸上窮鄉僻壤、不毛之地,還有無數過著困苦落後生活的人民;他們何日能夠達到彼岸?有人認為,為了中國長期發展,我們犧牲一兩代人,是必要之舉。筆者非常佩服有這種想法的人。假如他們真的自願「前人種樹後人涼」,而非坐在太平洋的此岸,慷他人之概。加以我們想想,一個人生 命只有一次,我們有何權利要求大家一輩子做無謂犧牲,假如我們可以找出更合情合理的政策?再說,我們大家今天住在有言論自由的美國,說長論短容易;但假如我們真的搬回到中國大陸居住,作為他們的國民,我們還會有這個奢侈和自由嗎?譬如說,假如高鐵要開過你的社區,你敢提出環境衝擊的異議,或是產權賠償嗎?也許是筆者缺乏「民族大義」而比較實際;管見以為,既然我們覺得美國還不錯而在這裡定居,就不必對天邊做一些無謂的憧憬,反而應對眼前的事物不妨多觀察和探討,它的優劣究竟何在,可為借鏡。雖然近年來美國民主政體出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毛病,經濟實力也漸被中國趕上。很多人就認為,那有什麼好學的?其實不然,我們從別人的強弱和優劣,都可學到不少正反面的功課。尤其本星期是馬丁路德改教運動(1517年10月31日) 500周年紀念,全球有許多學術活動和媒體節目,介紹這個原是宗教的革新,結果卻引出一般廣大社會對自由、平等、和人權觀念,進而由清教徒帶來新大陸,經過美國獨立、民主和強盛而發揚光大。因此歷史學者一般認為,路德教改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二大關鍵。事實上,如今美國的困境和社會分歧,可追朔到一些「立異為高、逆情干譽」的人士, 要把這個傳統和精神支柱除去,以達成他們某些目的。這裡有許多中美民族雙方都可互相學習的功課。我們不可數典忘祖,心懷祖國也是人之常情;但也不可脫離現實,或只是有選擇性的輕信片面之詞。而且我們事實上已在美國落地生根的人,要熟知並體會這裡的傳統文化;不然心理上永遠是寄人籬下,甚至和我們在此土生土長的兒女脫節, 或影響到他們,融入這裡的主流文化變得困難。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