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 花朵

的一晃八年過去了,當凱薩琳和她的父母又來找我時,在我面前的凱薩琳是一個完全嶄新成熟的女人,著實讓我大吃一驚!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副刊/數獨 - (寄自喬治亞州)

■張俐絲

三天過去了,老人們也已經精疲力竭了。這時凱薩琳終於醒過來了,當她睜開眼睛看到身邊年過半百的父母時,便忍不住抱著他們失聲痛哭了出來。一周後,在醫生的治療和父母的精心照顧之下,凱薩琳的病慢慢地好了起來。接著面臨的問題是,在美國待下去還是跟父母回台灣?何去何從便成了他們討論的焦點。在朋友的介紹下,凱薩琳和她的父母來到了我們的辦公室。我細細地打量了一下凱薩琳,高䠷的身材、清瘦的瓜子臉、端正的五官、蒼白的肌膚完全沒有血色,反倒讓她顯得更加地清秀美麗。看著我盯著她看,凱薩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慢慢地說出她來美國這四年的生活經歷。在美國,她從沒有一個人跑出過家門,一句完整的英文會話都說不出口,不會開車,不認識路,連個電話都不會打,如今要她一個人出門,她想了都會怕,她還說她連想死的心都有。我看著她那小可憐的模樣,從心底同情她疼惜她,才二十四歲她怎麼什麼都不學就生了三個孩子了呢?我接受了她的案子,但是我不能替她決定她的人生道路,她得要自己走。當時,我把我二十七個字的座右銘送給了她:「低下頭去坦然地接受,抬起頭來勇敢地面對,回過頭去瀟灑地放下。」我希望她站起來,鼓勵她在人生的路途上一定要靠自己!在他們的離婚官司上,凱薩琳特別疼愛她的三個孩子,她怕孩子們跟著父親會吃虧,於是同意自己獨立把三個孩子養大,她不要凱文的一分贍養費。只要不用付錢,凱文爽快地接受了凱薩琳一

切的要求,我們幫她協議解 決了他們的婚姻。那天,凱薩琳告訴我,她決定留在美國。我也鼓勵她在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爬起。她的父母一直陪著她到結案,他們在臨走前幫她買了一套三房一廳的小房子,留下了七萬美金讓她和孩子們勉強能過兩三年的生活,他們拖著疲憊的身軀,帶著不安的心情回台灣去了。我幫著凱薩琳定了一個人生規畫,建議她把孩子們都送去幼兒園,自己到家附近的大學報名,開始學習英文,學習開車,找工作,考公民。凱薩琳又給自己制定了一個詳細周全的計畫,四年中她計畫學英文同時又學會計,學成後就去考一個會計師執照,然後再去考一張房地產仲介的執照。凱薩琳還年輕,正是起飛的年代,她就這樣向著她下一階段的人生邁進。一晃八年過去了,當凱薩琳和她的父母又來找我時,在我面前的凱薩琳是一個完全嶄新成熟的女人,著實讓我大吃一驚!她不僅精神十足思路清晰,還說著一口流利的美語,十足的一位職場的女強人。我高興地招呼他們坐下,她接著向我敘述了她離婚後這八年的經歷和她那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年她在機場送別父母時,看著父母憔悴的臉龐、花白的頭髮,對著父母漸漸遠去的背影暗暗發誓:「此生絕不再向父母伸手,再也不讓他們為自己擔心了,將來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好好地孝順父母。」她把父母再次給她的七萬美金做了一個安排,她先把二萬美金存了起來做為應急,剩下的分為四年,一年一萬二千,一個月一千的生活費。如此,吃的、穿的、孩子的托兒費、學費、油費、水電、孩子的課外活動、房子的地價稅等等,壓得凱薩琳喘不過氣來。有時不得不再去找一份半工來補貼家用,尤其是開頭的兩年,凱薩琳為了不讓孩子們吃苦,自己幾乎餐餐都是一片麵

包伴著眼淚往

我在美展和畫冊上看過的畢卡索作品多以人物為主題,這回在美術館看他畫牛,再與他的舊蹤事蹟做參照梳理,原來畢卡索從小愛畫家鄉的牛,他六十多歲還為牛做畫、研究剖析、改進畫風。這天來美術館並沒預設看什麼主題,我見告示上列著畫家的名字「波拉克」和「畢卡索」就走進展覽廳,看到十來件色彩繽紛的藝術品中有一組素色圖像,是牛。畢卡索六十四歲那年冬天,他花了一個多月將一頭牛「由繁至簡」的十一個過程(由細緻的寫實繪圖、到簡約的立體構造),逐一繪刻在石板上印刷出來。館方挑選其中六幅展出,讓觀者見其神髓。畢卡索每次都會參考前一幅畫來決定如何修改,初期像庖丁解牛那樣筋骨肌肉區分成塊,中期開始凸顯某些部位時就考量整體的平衡感,後期簡化圖像時要維持牛的精神,最終留下簡明扼要的線條畫。愈簡單愈見功夫。不少人在解牛系列前觀賞琢磨。這時我發現展廳進口有個小螢幕,播放著黑白紀錄片。畢卡索六十九歲時在普羅旺斯的工作室接受採訪,製片讓他在大玻璃板上做畫,攝影師由玻璃板對面錄影,這樣觀眾可以同時看到他繪畫的神情與筆觸。只見畢卡索畫筆蘸飽了顏料,一口氣從牛首到前腿、挑出牛角、頸背到尾、後腿、點睛收筆。不到半分鐘,行雲流水間出落一隻神采十足的牛。 下嚥熬過來的。她每天一早把孩子們送去上學,然後自己趕去上課、打工,下了工她又去接孩子、燒飯、教孩子功課、幫他們洗澡、哄他們睡覺,待安頓妥當已是晚上十點多了。接下去,她要溫習功課,並準備全家人第二天的午餐。一個人帶著孩子去醫院,一個人為拋錨的汽車換備胎,一個人去學校的親子會,她一個人就是這樣又當爹又做媽。每當她幾乎要放棄時,她都會想起她的父母,想起她那可憐的孩子們,她馬上又堅定了信念,要給孩子們一個陽光燦爛的明天,她用堅韌不拔的毅力吃苦耐勞地撐了下去。四年後,當她通過了考試取得會計師執照後,她按計畫又考了一張房屋仲介的執照,接著找了一份收入相當不錯的工作。苦日子終於到頭了,這時她在工作中她遇見了比利,一個美國出生、性格陽光的中國人。比利是一個光明磊落、受過良好教育的好男人,他對凱薩琳全心全意,是個真心愛她的人。凱薩琳告訴我,比利不會甜言蜜語,但他有一顆金子般閃亮的心,最初凱薩琳擔心比利會對她的孩子們不好,交往了一陣子後,她發現比利非常愛她的三個孩子,不但教他們讀書,還和他們玩在一塊,就像親生父親一樣地待他們愛他們。凱薩琳終於在離婚五年後又結婚了,來年她和比利生了一對龍鳳胎,接著又生了一個

女兒。比利對六個孩子都視如 我們在西班牙時經常看到公牛形象。看似鐵板切鑄成的大牛站在高速公路兩旁,整片牛、沒半個字。是宣傳鬥牛嗎?導遊說不,是礦泉水的廣告。但我全程沒見著牛牌的瓶裝水。不過帶回來的伴手禮都很「牛」,有個小牛玩偶還蓋著西班牙認證的印子,想來西班牙人對牛有份特殊的感情。畢卡索研究簡筆畫分析的是牛,在製作給全球觀眾的影片中也示範了牛,可以感受到畫家不是「心中有牛」就是「胸中有牛」。畢卡索小時候常隨父親去看鬥牛,他八歲畫出生平第一幅油畫就是寫實的鬥牛景象。紀錄片和公牛系列中間一幀紅黃交錯的畫有點抽象,是畢卡索七十八歲在油布上雕刻的鬥牛版畫;依照導讀似的說明可看出紅色的圖像,兩人一牛一馬:在黃土鬥牛場上,右邊騎在馬上的鬥牛士高舉長劍刺向左邊那隻憤怒的公牛,左上邊另個鬥牛士正揮舞著斗篷,其他則代表場圈上的觀眾。這時( 1959年)畢卡索已離鄉很久,因為反對佛朗哥獨裁,他從西班牙內戰爆發(1936年)一直到過世都不曾返鄉。畢卡索高齡時在法國畫的鬥牛頗有懷鄉意,不禁憶起我們逛他家鄉巴塞隆納看到的畫家作品。4 Gats餐廳外畢卡索設計的招牌鮮亮,而建築師協會大樓的圖飾素色簡筆。協會以大師畫稿製作成樓棟的尺寸掛在外面。 己出,疼惜如命,孩子們在他們的教養下茁壯成長,個個都聰明好學。更重要的是,比利對凱薩琳更是呵護有加,完全放手讓她掌管家中的經濟大權。凱薩琳和比利就這樣守著六個孩子,日子過得非常幸福。看到她和以前完全不同,變得如此精明幹練,尤其是知道她現在活得特別充實,我為她開心。她說她是特地來感謝我的,說是我送給她的二十七字箴言激勵了她,改變了她的一生。她說她每天都不忘和自己重複這二十七字的箴言,咬著牙、抬著頭地走了過來。無論在哪兒,人生的道路上難免都會磕磕碰碰的,絕不可能都是一帆風順。凱薩琳靠自己的努力去實現美好生活的願景,不論是萎靡不振的新移民,還身受離婚之苦的人們,特別是女性的華人同胞們,凱薩琳的事蹟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人生沒有過不了的坎,只要有計畫、重實踐、腳踏實地奮鬥,每個人都可以像凱薩琳一般飛上枝頭作鳳凰。

(下)(寄自加州)

清爽童趣的墨筆線條展現一串愉悅景象,有帆船行過、有人歌舞、有國王有群眾、也有馬兒來歡慶。據當年製圖總監S回憶,畢卡索應允繪圖可過了兩年都沒動靜,S在畫家七十九歲生日前鼓勇催問,幾天後晚上十一點接到電話說畫好了,「一幅比畫面有智慧有深度的作品!」S說。這天在展館看的畫也簡潔有力有深度。一班波士頓小朋友看畫離開了,我到螢幕前再看幾回畢卡索畫牛,看他自信爽快地一氣呵成牛,正如他畢生讓藝術才情發揮得那麼淋漓盡致。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