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門口的小鹿斑比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浮生小記 -

溽暑正近尾聲,黑濛濛的一早我即醒來,一張眼,腦筋便開始繞著工作打轉,想著乾脆提早上班,去公司後再解決急迫的會計問題。先生知我近來工作辛苦,囑咐我多睡一會兒。我不願辜負他的善意,就再度躺下,直到窗外漸露曙光,才起身潄洗。未料彼此溫情的體貼,卻帶給我意外的驚喜。新家建於山上,坐南向北,南低北高,朝南望去,可遠眺太平洋。每日見著或行或泊的船隻,乃是人生一大樂事。車房位於房子的下方,車道形狀略呈「丫」字形,丫子口間夾著一小片林木。操盤者將車子從車房開出至車道分岔處,就可選擇是往右上方爬,抑或往左下方行,不同的選擇,會駛向不同的路。那天清晨,當我駛至岔點時,驟 訂購諮詢熱線 然間,數聲不同凡響的足踏聲令我凝神注視。我按「車」不動,欲以靜制動,很快就看到兩隻英姿勃發的鹿,一前一後地邁過上方車道,躍進樹蔭綿密的山坡上。這可遇不可求的情景,叫我看儍了眼。等我定神下來,方意識到另有一隻鹿,仍靜靜地站在林木邊,定睛對著我瞧;我的一雙眸子和牠的一雙眼珠同時在審視對方。近在咫尺的兩個異類,彼此的目光交會於空間裡,這時的空氣也彷彿凝結在半空中。終於,這一隻鹿憶起了已離牠而去的同伴,牠迅速轉身,越過車道,往山坡直奔,去追尋牠的鹿友了。若我早一刻出門,對這個難逢的機會,必定失之交臂了。 我們搬入新居剛過半載,兒子時不時地會念著常在舊家院子出沒的兔子和松鼠,先生總是婉言安慰:「這兒雖不易見到兔子和松鼠,但有鹿。」我這一生除了在動物園看過鹿外,第一次見到野生鹿,是某次在蒙洛維亞公園(Monrovia Canyon Park )走完十哩出了公園後,在聖蓋博山區腳下的一個社區看見了一頭大鹿。牠挺拔地站在某人家的門口,老神在在地向街上張望。當時,我真為那景象著迷。我曾在離新家不遠處,於清晨散步時見過一頭大鹿,在我面前堂而皇之地橫跨一條寛路,牠不急不徐地走進一個人家的院落裡,對我這 個行人是完全不理不睬。另有一次,則看到數隻鹿漫步於某家的前院;牠們好似一起繞屋而行,突然間向野地奔去,終於消失在視線之外。而數日前親眼看到鹿兒們出現在自家的土地上,特別讓我感到興奮。懷著「小鹿在心裡砰砰跳」的雀躍,辛勤地工作了一天,那晚,難解的會計問題也迎刄而解了。迪士尼電影公司出品的《小鹿斑比》一片,是我做了母親後,跟著孩子們一道觀賞的。其中我最喜歡的一場景,就是斑比的媽媽正對斑比溫柔訓斥時,小斑比露出了既委曲又有悔改之意的眼神。鹿媽媽的那一金句,至今仍有時在耳邊迴盪:「If you can’t say anything nice, don’t say it at all.」我想,花鹿這動物,除了好看外,牠們是有靈性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