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嘗神祕古巴

兒時未圓的夢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娛樂 -

古巴,是一個神祕的國度,一般人對她知之甚少。人們印象中的古巴是美洲唯一的社會主義國家,是加勒比海的第一大島;大鬍子領袖斐代爾‧卡斯楚(Fidel Castro)與美國對抗了半個多世紀,到今天美國大使館還沒有恢復辦公;還有就是雪茄、蘭姆酒、甘蔗田和海灘……。然而對我而言,古巴是我幼小時的一個夢,一個回憶了大半生的故事。

1959年,中國大陸政治運動正轟轟烈烈,如火如荼。我的家庭遭到幾乎滅頂之災,父親因為在抗日戰爭期間是江西戰幹團和湖南游幹班的國軍教官,母親在反右運動中又被劃為右派分子,父母雙雙被整肅,送農村監督勞動,我幼小的心靈受到沉重打擊,幾乎沒人可收留我,走投無路。

58年前的夢 終能出發

正在這時,我的姨媽盧希薇從哈瓦那(Havana)來信,希望能接我到古巴去,她可以照顧我念書和生活。原來姨父桂宗堯先生當時是中華民國駐古巴的大使,就從此時開始了我的古巴夢。1960年,古巴革命一年以後和中共建交,中華民國外交官員奉命撤出,尚在哈瓦那的中國銀行面臨被移交給中共的命運。姨父堅守崗位,與古巴僑領黃炎先生和銀行行長梁家潮一道奮力抗爭,決不片面撤退,終於挽回劣局,保住了國家財產,順利返台。而我的出國申請當然也被打回票,還在幼小的檔案中被留下了「企圖叛國投敵」的一頁。今天,我在美國已經居住了38年,遊歷過世界50多 個國家,我始終沒有忘記:我第一個想去的國家是古巴。今年7月,我終於有了一圓古巴夢的機會,和兒子King以及他的女友Lee一道完成了四天三夜的古巴旅程。雖然時間很短,但是仍然覺得不虛此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在幾個月前,我在前往邁阿密途中遇見了一位老朋友,他正啟程去古巴旅行,喚起了我的心思。在他的幫助下,介紹了一位在哈瓦那開旅行社的華人企業家,百游國旅的老闆Terry江先生給我,他說江先生會抱著「不賺錢,只幫忙」的心開方便之門,安排我在古巴的行程,我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

7月8日清晨,我們一行三人從邁阿密動身,到了JetBlue航空公司的古巴櫃檯,只要交50美元的手續費,公司櫃員幫我們填一張表格,就完成了簽證辦理,比想像的方便太多。排隊登機的人多半都是在古巴有親戚的,他們拿著軟硬包裝的大包小包行李,不少是舊衣服、用具和食物等生活用品,這似曾相識的景象,就像回到了80年代初期,看到港澳返鄉的人們一樣。飛行一個多小時抵達了古巴首都哈瓦那,江先生的司機小謝已在那裡等候,我們上車就直奔著名的海濱城市──度假勝地巴拉德羅( Varadero),我姨媽曾經告訴我那裡有全世界最美麗的海灘,而大海是我一生中最浪漫的幻想。汽車穿過哈瓦那市區,見到了著名的濱海大道,很多人在那裡垂釣,享受拂面海風的舒適,但是海上卻異常寧靜,看不見穿梭的船隻。還有好些高大的塑像,除了古巴歷

哈瓦那老城。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