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珍珠寶店

World Journal (Seattle/Hawaii) - - 小說世界 - 伊銘

第二天,也就是他們抵達香港的第三天,穿著套頭衫、牛仔褲的水生哥把一疊子港幣,交給穿著家庭主婦寬鬆衣褲的她,帶她走到街上,指點了買東西的店家,就笑著走了,上班去了。本來,她以為到了香港,就會鑽進一家餐館,在廚房沒日沒夜地洗盤子。沒有想到,她竟然有錢買餐盤、鍋具、刀鏟、油鹽醬醋。還有錢買大米、青菜,外加一條小黃魚。將室內收拾乾淨,再 次上街,看到一家絨線店的櫥窗有一張廣告:「誠徵編織高手,按件計酬」,她便走了進去。老闆娘笑臉迎人,開口就是廣東話,珍珍笑了。待水生哥回到家來,滿屋子菜飯香不說,珍珍坐在椅子上,正興致勃勃飛快地用棒針編織著淡黃色的細絨線。兩個人笑成一團……珍珍笑了,水生哥就是有辦法……也許這賭馬,也是不要緊的吧?門鎖輕輕「噠」的一聲,他回來了,躡手躡腳換了拖鞋,輕輕走進臥室,「還沒睡?不早了呢……」聲音溫柔、平穩。「事情都順利?」「都順,該見的人都見了。噢,對了,那祖孫倆,老的在加拿大做生意,明天就要回去了。小的名叫鄭小嫚,要在此地學中文,是什麼交換學生,不喜歡住學校宿舍,想在學校附近找間公寓,託我幫忙。我明天找個熟人打聽一下……」聲音依然平穩、條理分明。原來是個學生,「年輕女孩隻身在外,安全最是要緊。」「那是。」聽到水生哥沉穩的回答,珍珍放下心來,睡意上來了,不再說話。●「同業公會給我一封邀請函,汶萊皇室邀請五家商號,有我們『恆聚』……」陳亨利喜孜孜從西裝上衣掏出一張紙,放在珍珍面前的櫃檯上。

(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