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望唐人街

World Journal (Seattle/Hawaii) - - 小說世界 -

就在那個暑假結束時,她隨他來到美國。到美國之後才大吃一驚,他根本就是窮光蛋一個。早年做過高中教師,被裁員之後,就以做外籍教師為業,去過非洲、拉美、阿拉伯國家,在亞洲執教過的地方更是不只一個。問題還不在於他一文不名,而是他每到一地,必然娶妻播種。他說,他先後娶過六任太太,其中包括一個黑人太太和一個印地安人太太。多少孩子已記不清了,因為有幾個太太在分手時是否懷孕,都不得而知。「你為什麼不早一點兒告訴我這些事情?」她憤怒地質問道。「你原來並沒有問這些呀?」他聳聳肩膀,表現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你只問我是否單身,我說是的,事實就是如此。」她在臨時租下的一間小房子裡,哭了一個通宵,而他卻躺在床上鼾聲大作。有那麼一會兒,她甚至想拎起菜刀將他砍死。但又覺得那樣太不划算了,自己還要做美國公民呢!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跑到街頭買報紙,翻看分類廣告找工作。當她在黃昏時分拖著沉重的雙腿回來,他居然為她準備好了晚餐:兩隻烤雞腿、一盤蔬菜沙拉。也許他並不壞,她心想。她決定進學校讀書。她將決定告訴他時,他毫不感到意外。「很好!」他讚賞說,「只是……」「只是什麼?」她不滿地打斷他的話,「沒錢我會想辦法,或搶或借。總之,不會去出賣肉體。」她果然說到做到,向銀行貸了款,做起學生來。他呢,又聽說獨聯體的某個國家,需要英語教師,躍躍欲試地寫信聯繫,被她斷然喝退了。不久,他在一家報館找到一份查找錯別字的差事,雖然薪水少得可憐,總算是聊勝於無。「我為你唱一支歌吧!」在一個寧靜的周末,他忽然說。不等她答應,他便引頸高歌起來,一支接一支的,全是美國鄉村歌曲。那張多皺而衰老的臉,重又變得生動起來。

(一六)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