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先生擁古書懷念徐世大教授

World Journal (Seattle/Hawaii) - - 上下古今/香港副刊 -

「他年羊角扶搖上,莫忘先生擁故書。」(徐世大)五十年前,我是台灣大土木系的學生。水利工程課結束的那天,年邁的徐世大教授在黑板上留下一首七言古詩,這是詩中最後兩句。寫完後他微微點點頭就步出了教室,同學們也一哄而散。我匆匆趕出去追上蹣跚的徐教授,問他羊角典出何處。他眼裡有一絲的驚訝,可能心裡也有一點安慰,沒想到一百多個聽課的學生裡,至少還有一個毛頭小子注意到他的慨歎。徐教授簡略的說了易經和莊子逍遙遊裡、羊角風(旋風)扶搖直上青天的典故,笑笑說:「你們將來平步青雲時,不要忘了我這個老先生。」我後來才知道徐世大教授也是研究易經的獨門學者。他在民國初年畢業於北洋水師學堂,前往美國康乃爾大學研習水利工程,回國後在天津華北各地投身水利建設、從事中國在地的水文研究和教學,曾任華北水利委員會技術長(總工程師),一九四七年應聘台灣大學土木系教授,兼任台灣省水利局顧 問,一九七五年在台北辭世。徐教授是中國當代水利學的泰斗,桃李滿天下,海峽兩岸的門生,在水利建設上大展身手的不乏其人;他治水惠澤蒼生,永定河、塘沽港、天津海河、錢塘江、台灣的石門水庫等,都有他的足跡;他對易經的闡釋和著述也自成一家。我曾選修徐教授的河川水力學課程,在他的研究室裡,驚見他保存完好的、用毛筆標註的治理錢塘江圖紙,曾讓我興起一絲絲的治水夢,若能與那些名川大江的水結緣,是多麼豪邁的事。後來我終究無緣治水,不過每次在電視上看到大江南北的洪汛,就會想起這位用毛筆、讀莊子、鑽研易經的水利工程教授。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