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作業

World Journal (Seattle/Hawaii) - - 上下古今/香港副刊 -

●開學了。新學期,上第一堂課。小明衣衫襤褸行入課室。老師問:「小明,發生了什麼事?」他說:「我剛在路上被人打劫。」老師再問:「有何損失?」小明答道:「他們劫走了我的暑期作業。」放完暑假回校,學生面對頭號問題,係交暑假作業。你有沒有試過,開學前最後一日,大家趕暑期作業的痛苦。我試過,我女兒都試過,而且,是舉家合力幫忙完成的。我小小年紀,已經睇穿暑期作業的漏洞,就是「暑期作業」是上個學 期的老師派的,下一新學期另一個新的老師只會收,不會看,其實,你係可以拖下拖下,就會不了了之。那怕你是交了,裡面做不做也沒有人看,只管抄就是。這條「絕蹺」,我是不會說出來的,但不知是否遺傳基因作怪,我迫女兒做暑期作業的時候,她竟然跟我說了同一番話,一臉闊佬懶理。我只好搖頭歎曰:「報應。」她的作業,胡亂發揮,作文九唔搭八。中文科有看圖作文,小學生在公園遇到寂寞老人,孤零零一個 人在抽菸。劈頭第一句竟然這樣寫……小明問:「伯伯,可否給我一枝菸?」老翁說:「小學生,抽什麼菸?」小明答道:「要開學,心理壓力大。」老翁不給他菸,還勸他不要逃學。交談之下,原來老翁以前是教師,因為沒有學生上課,遇到了殺校,他就從此失業。我讚阿女:「阿女,你咁樣作,都幾好蹺喎!」她說:「不是我作的,係抄的。」唉,還學懂抄蹺,真係「遺傳」。她說,這篇文是抄上幾屆的師姐作業,文章在學校廣為流傳抄了好多年,至今無人發現。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