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年菜

World Journal (Seattle/Hawaii) - - 家園 -

今晨走到邊院,看到園中那三棵茶花全含苞待放。它讓我回想起小時候家裡前院那棵又高又大的紅茶花,每當它滿樹紅花盛開時,我就知道新年快到了。一轉眼,來美已經四十多年,外子和我都是上班族,工作繁忙,所以平常對吃不是很講究。公婆在世時,對新年的團聚飯相當重視,他們總會花很多心思,做滿一桌好菜等我們去吃。外子住在舊金山附近的姊姊們,都會偕夫婿和孩子們前來共聚,有幾年,遠在德州的四姊夫婦也參加了,把個小公寓擠得熱鬧非凡,那就是新年團圓的喜氣。那時公婆的心中,既歡喜又窩心,老早忘了準備大餐的辛勞。記得在年夜飯上,公公都會做一道溫州人特有的芹菜荸薺涼拌臘肫,加些少許糖醋,是道相當爽口的開胃菜。婆婆也會把早早醃好的醬油肉和買來的臘腸切成拼盤,那醬油肉是要選帶少許肥肉的豬肉,用醬油和料酒醃過後,吊起來,拿去戶外風乾,至少要三周以上才能完成。婆婆還會做清爽的炒三冬、鮮美的洋蔥炒螃蟹、炸蹄膀、清蒸活魚和火腿筍片雞湯。有時也會加做一道溫州名菜「敲魚湯」,那可是道功夫菜!得用魚肉多的大白魚和蕃薯粉一起去敲,然後切成長條透明狀的薄片,和大白菜一起煮湯,清淡美味。吃甜點時,婆婆會去蒸鍋中,端出她拿手的八寶飯。仔細想來,公婆做的每道菜,都是精緻可口,我們每個人也總是吃得酒醉飯飽,齒頰留香。飯後,小孩子拜個年,個個都有紅包拿。我娘家是上海人,年夜飯也是一樁大事,媽媽會從小年夜起就開始張羅。到附近的傳統市場去買各種新鮮的雞鴨魚肉和蔬菜水果。我最記得小時候和媽媽一起買年菜的情景,整個市場總是擠得水洩不通,寸步難行,耳中還充滿著各個小販和顧客討價還價的吵雜聲,那真 是我記憶中,很難忘懷的新年特殊景象。媽媽在過年時,一定會做荀乾肉,那得事先把切成薄片的荀乾泡開,過水好幾次,再和帶點肥的上等豬肉用醬油、料酒和冰糖一起去燉,至少得熬上一天一夜。她除了會做螃蟹、魚和紅燒蹄膀等大菜,還會準備一個十錦火鍋,那是個中間有長頸會冒煙的火鍋,圍繞著它的凹槽都擺滿了肉丸、魚丸、海參、大白菜和粉絲。還有我每年必做的蛋餃,也是我們全家人愛吃的火鍋料之一。在我們家,還有一道特殊的甜點,那就是上海人特有的甜年糕湯。媽媽都會在大年初一一大早,去廚房煮那長條狀的甜年糕湯,它有白色和咖啡色兩種,媽媽說吃了金條和銀條,全年都有好運,又可甜甜蜜蜜,多麼討喜!我的奶媽家住蘆洲,長大後,我每年一定會在年初二那天,帶著水果和年貨禮盒去給她拜年。奶媽的廚藝也是一流,有那又肥又嫩的白斬雞,還有香噴噴的炒米粉、芋頭糕、竹荀排骨湯和台灣小吃中有名的肉燥碗粿。回想起來,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的奶媽、媽媽和公婆均已相繼過世多年,我還真做不出那些地道的鮮美年菜。如今,也只有在夢中才能回味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